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燕歌行之凌波词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盐铁官营才能立国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盐铁官营才能立国

    元恪是很好看的。

    他双手支在栏杆上,挺拔而舒展,不时转头和旁边的女子说一两句。

    那玲珑身姿的女子踮起脚尖,趴在他耳边低语,又忍不住捂嘴发出泉水般清脆叮咚的笑声,元恪也笑了下,曲起手指弹了下她的额头,自己也笑了。

    曾听人说起大燕有双璧,相貌一等一的好,想必就是她们了。

    萧碧落立在花树后,重重枝桠和栏杆将她挡的严实。

    看了会,觉得挺没意思的。

    摸了摸小腹,她发出幽幽的一声叹息,想到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又是怜爱又是悲伤。

    这个孩子的前途是未知的,甚至是黑暗的。

    元恪会给她腹中的孩子一条生路吗。

    就算不给,那又怎么样呢?她必会拼尽全力护佑。

    她低着头沉默,指甲无意识抠着枯冷树枝,耳边忽然响起元恪的声音,“碧落。”

    萧碧落被这两个字惊醒,抬头看,元恪正顺着曲曲折折的栏杆走过来。

    那两名女子跟在他身后,神色好奇而疏离。

    她想落荒而逃,可从小养成的礼仪告诉她得慢慢走过去,要从容,淡定,端庄。

    自己像个局外人,融不进他们,也并不想打扰他们说笑,可怎么就打扰了呢?

    微微屈膝行了个礼,元恪扶了她道,“出来怎么没和朕说一声?春光正盛,朕陪你走走。”

    小许妃上前一步行了个礼,“见过姐姐。”

    大许妃也屈膝行了个礼。

    萧碧落还礼,微微点头,并未说话。

    元恪向大小许妃道,“碧落一直养着,你们这是第一次见。”

    小许妃上下打量一番笑道,“表哥得了这么个美人儿,怪不得心心念念。”又佯装醋道,“哼。表哥见一个爱一个。”

    元恪伸手又敲了她额头一下,“胡说。”

    小许妃瞧了眼萧碧落隆起的小腹,眼神复杂,看了眼大许妃,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

    大许妃回了个浅浅的笑意,并未说话。

    小许妃又瞧了眼萧碧落的小腹笑道,“姐姐真是好福气。”

    元恪面色如常,从容道,“朕送碧落回去。”

    刚绕过栏杆,萧碧落轻轻推开他的手,“多谢。”

    元恪并未松开,开口道,“谢宥一明日就去靖州赴任。”

    这句话说的平铺直叙。

    萧越身死云梦泽,三世子造反,太子薨逝,谢宥一叛变,二世子起兵征伐,她的国家现在处在战乱中,她痛苦,却无能为力。

    二世子萧钊之自去年十一月南伐,到了建州便一路受阻,两个月来未能再攻下一城一池。

    萧钊之当机立断,向西转攻许州,势如破竹的一路到了凌州,二月十七日,在凌州建都。

    为了区别于三世子萧铮之在江陵建立的后昭,世称二世子萧钊之在凌州建立的新昭为西昭,西昭新帝为重光帝,后昭新帝为更始帝,但世人常以其年号称其晏平帝。

    重光帝在凌州正式定都,发出震耳发聩的承诺,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朕有生之年,必将光复大昭河山!

    凌州富庶,易守难攻,实在是营都建城的好地方。

    众人都道拿不下江陵的萧钊之疯了,竟然盐铁官营。

    除了盐铁官营,西昭榷酒沽、莞盐铁、铸白金、造皮币、算舟车,租及六畜。自来官不与民争利,官营工商业非治国之本务,西昭这样做,简直让天下人发笑。

    笑过之后众人懵了。

    因为……天下十分盐,七分出凌州。

    盐分海盐、岩盐、池盐、土盐和井盐,西昭盛产这五种盐,紧挨凌州甚至还有个以盐为名专门产盐的盐州。

    盐的地位至关重要,通俗点讲,哪个国家盐多,就证明这个国家富强。产盐最优的凌州盐州,成为了萧越推翻前朝建立南昭的聚宝盆。

    北边定州一带被西昭控制,后昭若想得盐,只能从柔然绕道北燕进口。

    然而……十次进口有六七次都被西昭扣截。

    重光帝盐业官营不可谓不深谋远虑,一举阻死后昭的盐路。

    此后数年,后昭深受缺盐的困扰,盐价一度高到五十文钱一斤。

    (一文钱作一块钱计)

    提出盐铁官营、酒类专营的是关乾棣。关乾棣认为工商业应该由朝廷控制,这样既可以增加财政收入,又可以抑制富商大贾兼并掠夺,有利于“使民务本,不营于末”,有利于“建本抑末”。官营工商业为西昭奠立了坚实的财政经济基础,让西昭迅速立国。

    粮食紧缺让西昭另一项政策迅速确定下来,那就是未经许可,禁止酿酒。户部副部长后来的户部部长景光严厉执行此项决定长达十年,故此西昭的酒馆酒肆寥寥无几,地下酿酒好比暗中贩盐,那是掉脑袋的生意。

    在西昭,贩私盐一经发现,必须上报重光帝,组织者枭首示众,从案者全部充军。

    关乾棣初次提出官营工商业,重光帝有些犹豫迟疑。见圣上迟疑,关乾棣斩钉截铁道,“陛下怕与民争利,造成百姓疾苦,然而发展工商业才能让民盈利。”

    这番话坚定了重光帝的信心,官营工商业成了西昭一项长期政策。关乾棣也是靠此项提议留名史册,成了为西昭著名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

    在最后一次商讨中,殿上一众儒生义愤填膺,坚决拒绝朝廷染指末流的官营工商业,捶胸顿足的说想当年,啊,武帝一朝,你爹那时候,大家畅所欲言,言论多么自由,氛围多么令人怀念。

    儒生越说越痛心疾首,越说越声泪俱下。

    萧钊之淡淡的道,朕能保证你们的言论自由,但你们言论自由之后的自由,朕不能保证。

    说完露出危险的笑意。

    儒生又道,陛下就不怕被后世审判吗。

    萧钊之道,胜利者是不用被审判的。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

    于是反对之声偃旗息鼓。

    元恪十分自负,重光帝萧钊之倒让他每每提及便面有惜惜相惺之色。

    萧碧落听他高度评价二世子的战时经济,蹙眉道,“不可久为之。”

    元恪听她难得开口,饶有兴趣道你说说看。

    萧碧落组织了下语言,缓缓道,官营工商业是针对地方豪强的一针灵药,依靠削弱他们赖以为生的贸易,来直接削弱他们的经济实力,短时间内积聚起朝廷财富。尤其是盐铁官营,更是防止了一部分人为了个人利益出卖国家,以物资敌,也让商贾们囤积居奇大发国难财的想法落空。

    此举却也给农业、中小工商业和百姓带来不便与困难,特别是剥夺了地方诸侯和富商大贾的既得利益,必然引起他们的强烈不满和反对。然而全面废除官营,带来的是豪强的重新崛起,土地兼并。

    元恪赞许的点头,“我竟想不到,你对治国颇有心得。”

    萧碧落默然。

    这些其实都是萧越顺口说给她的。

    昭武帝喜用酷吏,打击豪强,抑制商贾,惩治贵戚,但是酷吏的严刑峻法也使南昭遭受意想不到的灾难,社会不宁。陆修毅更是一柄利剑,所行之处豪强土崩瓦解,胆战心惊。

    所以才会惨死。

    或者说,打击过诸侯富商的都在这次清洗中惨死。

    二世子能经得起那些势力的反扑吗。

    三世子和地方势力妥协,二世子却继续执行南昭的打击政策,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元恪道,“一个国家存在的根基不过三点,人口,财富,军力。人口是基础,军事是保障,财富是支柱。萧钊之三点具备,西昭不容小觑。打击豪强,好比壮士扼腕。是我此前失误,倒没想到他有如此魄力。”

    不攻江陵转攻凌州是萧钊之第一明智,把重点工商业牢牢抓手里是第二明智,稳定局势打持久战是第三明智。

    三足鼎立局势成矣。

    元恪瞧着萧碧落道,“今日寒食节,带你出去走走罢。”

    他知道她想去送送谢宥一,可她不会跟他说。

    得知圣上要去公主府,达兰台匆匆赶来劝阻,“陛下陛下!今日不宜出门!”

    元恪正要登车,听闻此言眉头一拧,“达兰台,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还用朕提点吗。”

    达兰台要哭了,“陛下,臣从来没卜过下卦,偏偏今日卜了,卦在行宫正南,您说臣慌不慌?”

    行宫正南只住着萧碧落。

    见元恪沉吟不语,达兰台道,“臣今日卜的泽风大过卦,下巽上兑相叠。兑为泽、为悦,巽为木、为顺,泽水淹舟,遂成大错。阴阳爻相反,阳大阴小,行动非常啊!”

    这话说的元恪也有些惴惴,看了眼车内,他问,“如何破?”

    达兰台认真的说,“别出门别出门别出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元恪想一脚踹飞这个神棍。

    萧碧落在车内听了个明明白白,缓缓开口道,“是出门生下卦,还是行宫正南生下卦?”

    达兰台哆嗦了下,“是行宫正南生下卦。”

    萧碧落道,“所以,不管我出不出门,大祭司都能卜出来下卦,躲不过去的。”

    元恪道,“有朕护着,能有什么意外?”

    说着跨上马车,催促内监出宫。

    达兰台苦着脸道,“请陛下准许臣随侍。”


  http://www.vipzw.com/91_91770/35763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