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无双庶子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老子尽量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老子尽量

    不管怎么说,皇帝总算是哄回去了。

    太康天子在萧正等人的簇拥下,悄悄的离开了陈国公府,不过皇帝离开了,李信却没有离开,因为他很担心院子里的叶晟出事,因此便捂着一只眼睛,在院子门口搬了把椅子守着。

    叶璘大为感动,让人找了个冰袋给李信敷在眼睛上,然后他也不顾招待府里的客人了,同样搬了把椅子坐在李信旁边,守在院子门口。

    靖安侯爷用手敷着冰袋,感觉舒服了不少。

    叶璘坐在他旁边,看到李信这个模样,微微叹了口气:“这伤,是长安你自己弄出来的吧?”

    李信勉强一笑。

    “师兄怎么知道不是叶师打的?”

    叶璘摇了摇头,缓缓开口:“老父他的确喜欢打人,家里的人从大兄,到死去的二兄三兄,再到我和叶茂,都挨过他老人家的打,但是老父亲只对自己的骨肉所出这般严厉,几十年来,未见他打过外人。”

    “便是家中的仆人丫鬟,老父也未曾动过手。”

    李信敷了一会儿之后,舒服了一些,便把冰袋放了下来,抬头看着眼前的院子,叹了口气。

    “叶师他……在与姬家发脾气,这口气他憋在心里四十来年了。”

    李信并没有接叶璘的话,他这么做的原因,纯粹是为尊者讳,并不是为了施恩叶家,更不是为了感动叶璘或者叶鸣。

    这件事如果说开了,味道反而变了,他不屑如此,因此直接换了一个话题。

    说到这里,靖安侯爷不无担心的说道:“这口气憋在心里,叶师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危险,最怕的是他这口气出了……”

    老人家是这样的,有时候一件事憋在心里,反而会让他活的长久一些,要是这件事没了,说不定人也就没了。

    叶璘闻言,眼中的忧虑更甚,但他也是一个军伍之人,他很了解自己的父亲现在不希望被人打扰,也不希望被人打断。

    李信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师兄,要不然让你的两个儿子来试一试,叶师说不定会听他们的。”

    叶璘今年已经四十岁了,他自然是有儿子的,而且还是二子二女,不过这位叶四少年轻的时候颇为浪荡,成婚比较晚,一直到现在,他家里的两个儿子,最大的也才十二三岁而已。

    对于两个小孙儿,叶老头一向颇为喜欢,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大孙子叶茂被他从小打到大,这两个小孙子,他却一个也没有打过。

    叶璘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我去让他们过来。”

    ………

    终于,院子里的十八个老头,从早上一直闹腾到下午之后,经过几个人轮番上阵,苦口婆心的劝说,再加上以王钟为首的十七个老卒,也担心叶晟的身体,这场酒宴才到了尾声。

    叶老头的脸喝的跟猴屁股一样,他在王钟的搀扶下,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举起了手里的酒碗。

    “老兄弟们……”

    这位曾经的大晋战神,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面朝北方,缓缓把手中的一碗酒,倒在了地上。

    “这碗酒,咱们……不喝了,给四十年前死在北疆的年轻兄弟们喝……”

    当初北征,取得了堪称辉煌的战果,但是这个战果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北征八年时间,大晋一批又一批的将士支援北线,这八年时间里,死在北疆的人数以十万计!

    如今北边的疆土,是在那位武皇帝姬穆掏空了大晋的情况下,才打下来的。

    叶晟北征的路,是用骸骨铺出来的。

    听了叶晟这句话,另外十七个老卒,人人落泪,都面朝北方,把手里的烈酒,倒在了地上。

    唯独叶晟没有哭,反而咧嘴一笑。

    “兄弟们莫哭,这一碗酒先给他们暖暖肠胃,等过些日子,咱们都下去了,再好好与他们喝上几顿!”

    整个京城里,大概也只有如今八十岁的叶晟,能够说出这种洒脱的话了。

    十七个老卒,人人眼眶发红,都跟着说道:“叶帅说的是……”

    李信与叶璘站在旁边,见到了这种场景,心里都颇有感触。

    他们两个人,都算是军伍出身,而且都是在外面带过兵的,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理解这种袍泽之情。

    不过再怎么样,这件事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最终,还是由李信出面做了恶人,他先跟王钟打了个招呼,然后把这十七个老卒,带出了叶晟的院子。

    他们不出去,叶老头便不会消停。

    等到这十七个人都走出去之后,李信就想着跟出去,把他们都送到各自的家里,已经醉醺醺的叶老头,本来闭着眼睛坐在躺椅上,这时候突然开了口。

    “长安啊。”

    李信停下脚步,回头走到叶晟旁边,蹲下身子,轻声道:“叶师您说。”

    “你去给他们送些钱,尽量让这些老兄弟们都过的舒坦一些。”

    叶老头并没有睁开眼睛,仿佛呓语一样说道。

    “我给他们,他们不会要。”

    叶晟要是给他们钱,这些人不但不会要,反而会觉得叶帅是在侮辱他们,由李信这个叶帅弟子出面,事情就会温和的多。

    听了这句话之后,李信这才知道,这老头儿一直都没有喝醉。

    他笑着点了点头:“叶师放心,弟子会去做的。”

    叶晟打了个酒嗝,张口吐出一股浓重的酒气,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李信左眼上的乌青。

    “自己打的?”

    李信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笑了笑。

    “过两天便好了。”

    叶老头躺在躺椅上,叹了口气。

    “你有心了。”

    靖安侯爷低眉道:“为人弟子应当做的,弟子应承过叶师,能帮叶家的就一定会帮。”

    叶老头躺在躺椅上没有动弹,但是咧嘴笑了笑。

    “可惜你不是真的叶家老五,不然这份家业,便不给叶茂那小子了。”

    李信起身,想去安排一下那些老卒的事情,他刚起身走出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仍然蹲在叶老头的躺椅旁边,面色肃然。

    “叶师,弟子永州老家那边有个规矩。”

    叶晟淡淡的说道:“什么规矩?”

    “给娃娃取了名的人,抓周的时候也必须在场,不然娃娃便会折寿。”

    靖安侯爷出奇的正经,低声道:“您给平儿取了名字,便要主持他的抓周才是……”

    李信自己都不算是正儿八经的永州人,这个规矩自然是杜撰出来的,只是他觉察到了叶晟有点不对劲,再加上老爷子喜欢他的小儿子李平,所以才编出来这么个谎言,想要给老爷子再寻一个寄托。

    叶老头儿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老子尽量……”

    “活久一些。”


  http://www.vipzw.com/91_91537/35000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