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你想报仇吗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你想报仇吗

    李文豪的葬礼,林卓全权主持。事先,李叔找他商量过,是否要让子期以长子的身份接待前来吊唁的宾客,林卓拒绝了。

    子期没有在来宾中看到上井一郎,他见到了华田生。华老爹没说什么,上了炷香后,就离开了。

    “少爷,客人已经全部送走了。”林卓面无表情的跟他说道。

    子期看着父亲的遗像,悲戚的问道,“父亲每天都面临死亡威胁,是吗?”

    所以,他才不信自己说的话。所以,他才会早早把死后的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子期很难受,五脏六腑被生生的挤压,痛的窒息。

    “你想报仇吗?”林卓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报仇?”子期仿佛听到了可笑至极的话,他哼笑几声,带着单薄的身子虚无的晃了几晃,“我拿什么报仇?”

    他转身看着林卓,哼笑逐渐转为对自己无能的愤恨,“白玉杀了人,魏井马上给他找了替死鬼。不仅如此,魏井还把他送到上海最好的医院,安排最好的医生,派重兵把守。报仇?我拿什么报仇!”

    “所以,你不好奇魏井为什么这么做吗?”

    子期看向他,“你知道?”

    林卓的脸上终于有一丝笑意,阴森残忍至极。

    “你有办法?谁?你告诉我,谁能帮我?”

    林卓拿掉压在他肩上急切的手,一字一句吐出四个字,“上井一郎。”

    子期涌现的希望瞬间破灭,“他连父亲的葬礼都没参加,怎么会帮我。”

    林卓关上门,指了指旁边的座椅,“坐。”

    林卓在他对面坐下,看了眼李文豪的遗像,复又看向子期,“白玉的真名叫南宗政,他的真实身份是日本高田家族现任掌门人高田呱太的外孙。”

    “他有一半日本血统?”子期很惊讶。

    林卓摇摇头头,“在高田呱太眼里,白玉是高田家族正统的继承人。而且,高田已经这件事公布了出去。”

    “但是,白玉却落在了青云盟?”

    “那是因为,”林卓顿了顿,手指慢慢的敲着木制扶手,“高田呱太为了彻底了断白玉对另一半血统的执念,指使浪人血洗了南氏一门。”

    “什么?!”

    林卓栖身探查子期的脸色,“少爷心疼他了?”

    子期嫌恶的避开他,“开什么玩笑,你接着说,为什么上井一郎会帮我。”

    “上井家族和高田家族是死对头,上井一郎和高田呱太这对年龄相差近二十岁的对手干过好几仗。但是,上井有枪无权,一直占不了上风。”

    “所以,你想让我用白玉的身世和上井一郎做交易。”

    “没错!”

    “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

    “白玉的身世,你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

    林卓的脸色又回到往日那般暗沉无绪,他冷冷的看着子期,“这个问题,是你对我作为李文豪先生秘书身份的侮辱。”

    子期怔了怔,喉结不由自主的耸动。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子期搓着手,不情愿,“你确定有了这个上井一郎会帮我?”

    他对上井的抵触和李文豪对上井的亲近是极与极的对立,对此,林卓很清楚。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李子期绝不会开口向一个他求助。

    但他还是说了“不确定”,说的干脆利落。

    子期猛然抬头,“你他妈在耍我吗?”

    “少爷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告诉你这些?为什么我没有自己去,而是让你去?”

    “为什么?”

    “因为,上井一郎的女儿上井爱莉,对您很有好感。”

    ……

    凌晨两点,墙上的石英钟敲了三下。林卓起身,从衣架上取下外套,仍旧用那副冰冷的语调对子期道,“少爷,您多保重。”

    “等等,”子期深吸口气,嘴唇蠕动,似有话要说。

    林卓已经穿好外套,“少爷还有第三个问题?”

    子期失笑,看来能留在父亲身边的人果然非同凡响。

    “也罢,出了这个门后,你我或许终生不会再见了,”林卓又坐回原处,“您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李叔给二人重新换上热茶后,退了出去。

    “魏井受命于高田呱太,高田呱太和白玉有灭门之仇,那魏井对白玉这番举动?”

    “是高田呱太的命令,这一点毋庸置疑。”

    “为什么?灭门大仇啊,高田呱太不怕养虎为患?”

    林卓细细的搓着下巴,眉头微皱,“目前,高田呱太的孙辈男丁只有白玉。至于,是否还有其他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

    林卓走了,去向不明。

    李叔把坏掉的石英钟丢掉,过了几天,他提醒子期,先生留下的财产并没有多少。浑浑噩噩中,子期突然就清醒了。

    以后,该怎么活?他想见玄月,疯了般的想见。

    洗了澡,刮了胡子,换上初见她时的那套靛蓝色洋装。对着镜子,他捏着脸颊,扯出一个笑。

    “玄月,好久不见,”他想起偷吻她的那个瞬间,“我真的,很喜欢你!”

    司机不在家,他送李叔去车站了,李叔要回乡下老家。

    子期一路走到华府,整理好心情上前敲门。

    “李少爷,您可有阵子没来了,”门房拉开大门,不过,他的脸上可没有许久不见的欣喜,“小姐有样东西,让我还给您。”

    “让你还给我?玄月不在家?”

    门房没回答,他转身走进小屋,不会儿又出来,手上多了个锦盒。子期的脸色顿时暗了下去。

    那是他送给玄月的领结,那是他最珍贵的东西!慌乱、失望、痛苦,宛如刀割的绝望狂啸袭来。

    “李少爷,您没事吧?”见他面色不善,门房赶紧问道。

    “她有没有说别的?”他咬牙问道。

    “说是太贵重了,不能收……”

    -

    玄月向医生反复确认白玉可以适当离开医院后,立刻把他哄去了城北照相馆。

    她扶着白玉下车,司机抱着几套衣服也跟了过来。

    “这是?”白玉不解的问道。

    “为了今天的拍照,我可是准备了好久,”玄月揽着他的手臂,“都是照你的尺寸加急赶工的。”

    “不是,简单的拍一下吗?”

    “是啊,很简单啊,而且,我跟馆长说好了,今天只拍我们,简单吧。”

    馆长喜滋滋的迎接财神,看到两人身后一排荷枪实弹的兵后,两腿止不住打颤。

    “华小姐?您这是,您该不会是给我下套吧?”

    “下套?”玄月一愣,“想多了,他们就吃饱了闲的,你就当看不见呗。”

    看不见?说得轻巧。

    “您不知道,前阵子,开医馆的卖油的擦鞋的连卖烧饼的都被抓走了好几个,跑的慢的当街被打死啦。”

    “啊?”玄月讪讪的,“这么惨呢。”

    馆长意识到自己给财神添堵了,“嗐,我胡说八道呢,您可千万别在意。”

    医馆?是小米医馆吗?玄月想着,慢慢走到更衣室前,司机已经把衣服放下出去了。

    见到白玉,玄月马上忘却烦恼。她要帮他换衣服。白玉摁住她解自己扣子的手,“我可以自己换。”

    玄月的手没动,他也没动。她想坚持,他也在坚持。算了,玄月抽出手。

    其实,她想趁着机会问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娶自己。

    “嗯?你说什么?”

    更衣间里传出白玉的疑问,玄月猛地捂住嘴巴,心里的话怎么一不小心说出来了呢。

    要是听到了,他会怎么想?玄月轻叹了一声,又后悔没把心里话说的再大声点儿。

    白玉穿了真丝黑色长衫,英挺的面容,儒雅的身姿,玄月不由得看呆了。

    馆长摁下快门,将这一瞬就此定格。

    -

    子期不知怎么离开的华府,茫茫人海,世间繁华,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了。

    这时,五辆汽车开过,行人纷纷避让,有人拽了子期一下。子期没动,他看到了中间那辆车里,笑如暖阳的华玄月和她身边的男人……

    白玉!

    复仇的血液瞬间沸腾,子期咬碎了牙关,狂涌的愤怒、耻辱吞噬了他所有的理智。

    他找到上井一郎时,上井已经准备动身去往码头。上井爱理又惊又喜,她以为子期看到了她留给他的信。

    上井一郎看在李文豪的面子上,给了他半个小时。

    “我父亲被贼人刺杀,请上井先生助我报仇。”

    上井以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可以告诉你高田宗政离开日本的原因。”

    上井微抬起下巴,这确实是他关心的,“说说看。”

    子期把从林卓那里听到的毫无保留的全部告诉上井。上井边听边踱步,等子期说完,他突然问道,“听说,你有很强的反日情绪啊!”

    “什么?”

    “我不可会帮一个敌对我国家的人。”

    “你耍我?”

    上井摇摇手指,“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还不够格。”

    “你!”

    上井走了两步后又停下,转身看着子期,“我也可以帮你,不过有个条件,或者说,我需要你表个态。”

    子期眉头紧皱,盯着他,“你说。”

    “给我一百个人头。”

    “什么?”

    “那么惊讶干什么,不就是扣动一百下扳机吗,”上井挑起眼梢,嘴角挂着冷笑,“放心,不会让你太为难,那些搞脏上海的难民就可以。”

    子期惊得半天没说话。

    爱理远远的站着,神色担忧急切,上井夫人牢牢的握着她的手。

    “搞定了,就给我发电报,”上井对刚刚的插曲很满意,他不由得笑出声,带着肩膀不停耸动。

    爱理看着父亲,毛骨悚然。

    子期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管事催他,他才迈着沉重的脚走出酒店。未几,殷红的血顺着他的嘴角滑下……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22057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