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脱离

正文 第五十四章 脱离

    白玉的手术持续了十多个小时,魏井一直守在门外。手术室的门打开后,他急忙把医生请到一边。

    “矢野医生,高田少爷的情况很严重吗?”

    矢野摘下口罩,揉揉发胀的眼睛,用蹩脚的日式上海话问道,“你确定,他是高田宗政?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高田宗政?”

    “是、是啊,”魏井没想到会被这样问。

    老头儿摇摇头,“这家伙全身上下没一处好地儿,不是刀伤就是枪伤。我行医治病几十年,还从没见过这么不怕‘疼’的人!”

    见魏井凝重不语,矢野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不过,高田家的人命都硬,你就放心吧。”

    顿了顿,矢野又说道,“他需要静养,你记住了,半个月内,谁都不能来打扰他。”

    魏井送走矢野后,白玉还没醒。副官行色匆匆的走来,他查出了白玉离开日本的内情。

    副官汇报的很详细,魏井的脸色越发暗沉,他压低声音再次确认,“消息来源可靠吗?”

    “可靠,”副官很笃定,“这人原来是南溪用的邻居,高田先生……”

    他迟疑了下,又接着说道,“高田先生把南宅周边的住户也赏给了那帮浪人,给我们提供消息的人因为当晚出海,没有被杀。”

    魏井设想过很多种高田祖孙不和的原因,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无法弥补的血海深仇。

    如此,高田呱太为何还要让南宗政继承高田家的荣誉呢?魏井想不明白。

    “提供消息的人现在在哪儿?”

    “等着拿赏钱呢。”

    “……高田少爷的秘密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

    “明白。”说罢,副官转身要走。

    “等等,查一下还有谁知道这件事,”魏井叫住他,“全部做掉!”

    -

    十五天后,等的发狂发疯的华玄月终于见到了白玉。她把病房内的人全推出去,关好门后,飞快的跑回白玉床边。

    她看着他,嘴角是止也止不住的笑意。

    “疼吗?”

    白玉笑着摇摇头。

    “饿吗?”

    白玉略想了下,摇头。

    “渴吗?”

    他抿了抿因高烧翘皮的薄唇,又摇了摇头。

    玄月的眼神开始闪烁,呼吸急促,心脏狂跳,一下一下重击胸腔。那个念头突然窜出来了,在脑海中肆无忌惮的叫嚣。突然,她俯身捧起他的脸颊,粉唇压上了他的……

    她的吻很笨拙又很细致,碾磨、微探、轻吮,像对待转瞬即逝的绝美幻象。白玉要推开她的手最终揽住她的腰身。

    “你在做什么?”白玉在她耳边,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垂上,痒痒的。

    “给你上课,”玄月咬了他的耳垂,捧着他脸颊的手试探着往下移。

    “什么课?”他的声音低沉嘶哑。

    “主动,教你主动……想让你主动爱我……”她的声音逐渐低微,看向他的眼神浸满深情和渴望。

    主动?不知为何,梨绘突然出现在白玉眼前。她穿着月白和服站在石径小道上等他下课的模样,竟然如此清晰。

    他的神情,玄月看在眼里。

    “你怎么了?”你在回首往事吗?能告诉我吗?

    “……”

    “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木质门板弹到墙壁又弹了回来,来人伸出一指,轻松定住这扇不安分的门。

    玄月赶紧从白玉身上下来。

    玄朗两手插兜,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他看着白玉,一脚踩着床沿上,“你俩,刚才亲了?”

    白玉没说话,玄月一跺脚,捂着涨热的脸蛋儿躲着玄朗跑开了。

    玄朗掀开白玉身上的被子,冲他下腹处瞅了了一眼,啧啧两声,又给他盖回去。

    他拉了把椅子坐下,长腿交叠搭在床沿上,“你打算怎么解决李子期?”

    白玉定了定神,“杀李文豪的是韩东。”

    玄朗抱着手臂,微眯着眼睛打量眼前的男人,“你该不会做了场手术把脑子换了吧?还是,你觉得李子期能蠢到看不出其中的猫腻?”

    白玉和李子期见过两次。

    第一次,白玉杀李文豪前,在藏身的绸缎庄见到和玄朗一起来的李子期。直觉告诉白玉,那是一棵虽然纨绔,但绝不会做恶的温室花草。第二次,白玉射杀李文豪后,子期猛然回头看到了尚未回身的白玉。

    见他不语,玄朗不耐烦的蹬蹬他的腿,“我说,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想干嘛就干嘛的处境了啊,麻溜的,把那破事解决了,跟华玄月双宿双飞去。”

    “李子期不足为惧,”白玉看着玄朗,“不过,你说的对,有些事情确实该结束了。”

    “高田呱太?”玄朗看透了,“你还想找他报仇?”

    白玉摇摇头,历经李文豪一事,他彻底通晓“冤冤相报”四字的沉重。

    “我想,脱离他的控制!”

    病房内再次安静下来。

    玄朗细细观察这间全上海最高级的病房,内心浮出一丝哀叹。魏井受命于高田呱太,他此番举动必然也是高田授意。既然如此,白玉若想摆脱他的控制,恐怕还不如杀人泄愤来的容易。

    玄朗站起来,稍整衣衫,“我爹要带玄月去香港,你最好快点把事情了结。”

    “你不去?”白玉听出了弦外之音。

    玄朗已经走到门口,闻言,他略停了下,脸上挂着一抹惆怅,他没有回答。

    十天前,玄朗终于下定决心跟米欣然表白,米欣然笑而不语。他请她和自己一起去香港,米欣然说,她有医馆,走不开。

    “香港也会有病人,再开一间不就行了?”

    她说,“玄朗,谢谢你爱我。”

    五天前,玄朗去找她。小米医馆关门歇业,米欣然不知所踪。

    今天,他又去了一趟,医馆仍然挂着歇业的牌子。

    他找了,到处找,却无处可找,像人间蒸发。

    -

    玄朗刚走出医院,立刻察觉到魏小满粗俗鄙陋的小眼神。他懒得再费口舌,脚下生风走的飞快。魏小满仰着高原红的脸蛋儿满不在乎的跟在他屁股后面。

    玄朗满身烦躁,他开始跑,魏小满也跟着跑。玄朗跑进巷子,一口气没松到底,魏小满涨红的脸弹了进来。

    玄朗再跑,魏小满再追。

    玄朗踩碎了乞丐的碗,他胡乱摸出两块大洋扔给乞丐,继续跑……魏小满终于追上了被乞丐团团围住的华少爷。

    终于能和他一起打架了!魏小满兴奋地摩拳擦掌。这回,要好好弥补上次的遗憾。

    玄朗没想惹麻烦,他准备把身上值钱的全拿出来。魏小满突然上前,借着玄朗的肩膀,一跃踢中了乞丐头子的脑门。

    乞丐瞪着他们,凶神恶煞。

    “疯了吧你,”玄朗冲魏小满骂道。

    “快快,准备打架。”

    玄朗一脚把魏小满踹出去,在她刚稳住趔趄的身子时,玄朗已经把那帮叫嚣的乞丐打倒在地。

    “厉害!”目瞪口呆的魏小满冲玄朗竖了个大拇哥。

    玄朗把身上的钱扔给乞丐,回头冲魏小满吼,“把你身上值钱的都交出来。”

    乞丐解决了,魏小满还是没解决。

    玄朗气到忍无可忍,“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魏小满转了转眼珠,“本来想和你一起打架的,但是,咱俩实力差的有点多,我得回去练练。”

    魏小满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会再找你的。”说罢,她转身就走。

    玄朗想到李子期,他叫住魏小满,“你到底是谁?”

    “魏小满。”

    “你和魏井什么关系?”

    “没没关系。”

    “说实话,否则,我绝对不会再见你。”

    魏小满赶紧招供,“魏井是我哥哥,我是他妹妹。不过,我俩同父异母”

    玄朗猛地推开她,“关系复杂,你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不复杂呀,”魏小满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娘是我爹的小妾,我娘是……”

    玄朗腾空跃起,翻墙而去。

    魏小满很不开心,她回到家,看也没看花亭里休息的海丽,径直走进大厅。

    海丽觉得奇怪,往日不挤兑她几句就浑身难受的魏小姐今儿是怎么了?

    她懒得去想,躺在摇椅上,轻抚隆起的小腹。

    突然,魏小满蹬蹬跑到她面前,嗡声翁气,“你有过很多男人吧?”

    海丽一怔,丫鬟一怔。

    “你很了解男人吧?”

    海丽让丫鬟去厨房取燕窝。

    “看样子你是有求于我,”海丽指着旁边的白色椅子,“先把火气消了,好好说话。”

    魏小满脸色愈加涨红,憋了半天,她把怎么遇到玄朗,怎么给他送钱,又怎么被他甩开的事告诉了海丽。

    海丽静静的听着,当她听到“白玉”二字时,轻抚小腹的手顿了下,随即,又恢复刚才的频率。

    那瞬间,心情竟没有往日那般起伏。明明才过了不到三个月,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重生感。

    “所以,你只想和他一起打架?”海丽问道。

    魏小满直愣愣的点头,“是啊,可他不带我,还把我推开。”

    海丽笑了,她看着魏井这个不漂亮但很倔强的妹妹说道,“我说你喜欢上他了,你信吗?”

    魏小满猛地抬起屁股,“我让你分析他,没让你分析我。”

    丫鬟已经取来燕窝,远远的站着等着海丽的示意。海丽冲她招招手,那丫鬟就慢慢走了过来。

    “你……”魏小满气的直接站起来,她冲那丫鬟吼道,“你给我站那儿别动。”

    海丽扽住摇椅,站起来,走到小满身边,勾起她肥嘟嘟的下巴,“你确定听我对华玄朗的分析?”

    魏小满拍开她的手,“说。”

    “华玄朗啊,”海丽柔媚的冲她一笑,“他不喜欢你。”

    ……

    魏井回家时,就看到这幅画面。海丽照旧,小满她?往日这俩人斗嘴,她可不是这副表情。

    海丽把魏井拉到房间。

    “你妹妹有喜欢的男人了。”

    华玄朗!魏井马上想到那晚救火时,小满看向玄朗的眼神。

    “确实是华玄朗,我夸她了,眼光不错。”

    魏井的脸色很不自然,他不知道大大咧咧的妹妹告诉了海丽多少。

    她是否知道白玉就在内滩医院。魏井背对她,依窗而站。

    海丽看着他瘦削的身影,自然明白横亘在二人间阴影。事到如今,她已经放下了,她决定让他也彻底放下。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海丽知道他在医院,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接着说道,“不会被哪个骚狐狸勾走了吧。”

    这是海丽第一次关心他,还是带着醋意的诘问,他猛然回身。

    “你可是说过只想让我给你生孩子的,”海丽走到他面前,手指轻轻的碰着他的嘴唇,“我想问问魏先生,说过的话作数吗?”

    魏井只觉浑身燥热迅猛集中到一处。

    海丽伸出白嫩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香气如兰的唇吻了上来。她在他耳边低语,“魏先生,我想要你!”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21171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