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大火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大火

    老六的脖子被打穿,黑血咕嘟咕嘟往外冒,折成V形的右腿痉挛的蹬了两蹬。他的手下惊恐的瞪着死透了也没明白怎么死的老大,全身僵直,粘腻奇臭的排泄物却犹如强猛山洪冲破闸门。

    刚刚,老六枪抵白玉眉心时,顿觉形势翻转,得意忘形。他扣住扳机的食指来回摩挲,以污秽的言语、低俗狂妄的动作来延长小人得志的快感。

    两方对峙,话多者必死!白玉恍然想起这句话。而后,他听到内心深处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随即,是某处心弦崩断的清脆。

    那句话,是高田呱太说的。他说,“阿政,绝对不要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显然,老六不懂。他更不知道,他自以为能用死亡威胁的人早已是置生死于身外的一介孤魂。

    白玉用力反扣老六持枪的手腕,左腿连续猛击他的胯部。老六吃不住痛,龇咧的大嘴露出快要咬碎的黄牙。他捂着命根子,全身弯成成虾状。但枪还牢牢被他握在手里。

    这时,白玉右腿的伤口处涌出一股温热的鲜血。瞬间,剧痛引发的焦躁充斥全身。

    一念之差,后患无穷。老六看到了,他手下也看到了,二人同时嘿嘿着狂笑起来。

    白玉咬紧牙关,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突然,他放开紧扣老六手腕的手,猛击他的手肘。老六一声惨嚎,手臂猛地回弹。白玉顺势把他的手腕向下狠压,冰冷的枪口正抵住老六脖子。

    枪管碰到皮肉的刹那,老六尖叫着睁大了眼睛。

    随后,枪响,声落。

    他的手下仍然保持要帮老大,却迟迟加不进去的开战姿势。忽地,他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跌在白玉面前,“祖宗,我……”

    白玉看着他,稳稳地抬起手臂,把最后一颗子弹打进了他的喉咙!

    火势已经窜到了四楼,依稀间,白玉好像听到玄月的声音。声音很急,还带着哭声。再听,那声音便没有了。

    他轻轻的勾起一侧的嘴角,纹理深处尽是自嘲。遍地哀嚎,那不过是将死之人出现的幻觉罢了。

    只是,这幻觉里出现的为什么是玄月!

    白玉扶着墙强撑着站起来,右腿的伤口仍旧冒出细细的血流。他要去楼顶,居高临下的位置往往最适合谈判。

    今天,大概就是他的死期了。那么,他还是很希望收走自己这条命的人是李子期。

    但是,玄月就在二楼。

    今天早上八点,华老爹左等右等没等来玄朗回家看账本,一怒之下,当场宣布华玄月为华家下任掌舵人,并立刻把她带去商会让众人验明正身。

    玄月也没有太吃惊,毕竟老爹在这件事上总喜欢心血来潮。可那帮老头子以“子曾经曰过”的架势给她挑了一下午的夫婿后,玄月崩溃了。

    “爹,我疯了,我必须回家,现在立刻马上now~~”

    华老爹还有正事要谈,便叮嘱司机先把她好好送回去。

    汽车经过那栋废楼时,枪声已停,玄月看到白玉的身影一闪而过。

    “停车!”她大叫一声。

    司机没停,还把油门一踩到底。

    “你给我停车,”玄月从后座扒着司机的脖子,“停车!”

    “小姐,老爷说必须把您送回家,直接送回家,”司机被掐的生疼,但他还是没有松脚。

    “我跳车了,我给你三秒时间,三秒!”玄月的手已经放在了车窗上,一副视死如归的凶悍。

    司机左右为难,但他还是在路边停下了。玄月跳下车,疯了般的往回跑,司机紧跑着跟上去。

    林卓已经带人赶到。

    玄月要直接闯,被司机拉住绕到楼后,从另一个入口进入楼内。这时,林卓已经下令将此处团团围住。

    小个子再三保证,白玉有伤必然还在楼内。但林卓不仅没派人进去,反而让手下绕着废楼放油料。

    他要活活烧死白玉!可是,这栋楼里还有很多流浪汉和难民啊。

    “林秘书,咱这动静是不是闹的太大啦?”

    林卓没有理他,金丝边儿眼镜下闪着残戾寒光。

    楼内光线很暗,人多杂乱,味道很臭,还有几双淫邪的眼睛。司机护着玄月到处翻找。

    “不行,这里太大了,”她呜咽一声,对司机道,“分开找,你去那边儿,快点。”

    司机虽然不安,但也无法违背玄月的命令。他一边找一边随时确定玄月仍然在他的视线内。

    “白玉,”玄月哭喊一声,“白玉,你在吗?”

    突然,火势窜起。原先没有因刺鼻油料味儿有任何反应的难民,此时一改僵死的状态,惊悚慌叫,争先恐后的往外涌。

    很快,二层三层甚至是四层的难民都察觉即将喷涌的强烈火势。他们抓起刚讨来的馒头、破旧的衣物挤到楼梯口,死命推搡。

    玄月拼命抓紧扶手,逆着人流竟然挤到二层。她赶紧钻到墙角,生怕被这群疯狂的人踩死。

    但司机被挤出了门外,他遁地连滚,弄灭身上的火候,驾车直奔华府。

    未几,出口被大火完全吞噬。有人嚎叫着冲了过去,有人狂慌之下,直接跳窗。一时间,火人四处乱窜,惨叫哀嚎遍野。

    楼内浓烟滚滚,玄月被呛的鼻涕眼泪直流。她抬手擦掉脸上的液体,嘶哑着声音大喊,“白玉!”

    四周都是混乱嘈杂的绝望哭喊,玄月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她跑到五楼,这里死一般的沉寂,原先的人挤人现在仅剩两个人。

    瘫在东面墙角的少了一条腿,西面墙角的佝偻蜷缩,干瘦眼睛里射出一道贼光。

    玄月陡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惧意,她后退着想要下楼。那佝偻男子一个箭步挡在她面前,淫笑着逼过去。

    “你别过来,”玄月快速抄起地板上散架的椅子腿,对准男子,“我会打死你的,我真的会打死你的。”

    往日,老六他们三个猥亵凌然姐弟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听着。碍于老六的淫威,他不敢把凌然怎么着。但听久了,着实精虫难耐。他脱了裤子对着玄月抖了两抖。

    今天,虽遭大火。但临死之际,竟能享受这般娇俏如花的姑娘,真他妈没白活一遭。

    玄月抿紧嘴唇,在佝偻男扑上来的刹那。她握紧木棍,狠狠的劈了上去。

    佝偻男觉得自己的天灵盖被劈开了,他猛地晃晃脑袋,又朝玄月扑去。但没冲几步,他眼睛一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玄月劈下去的那棍力度极大,披散了佝偻男丑陋皮囊下被乱世侵蚀已久的五脏六腑。

    鲜血从他肮脏的头顶流出,流了一地……

    玄月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双眼圆睁,胸口剧烈起伏,冰凉的液体大颗大颗的滚落。忽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她握紧木棍,猛然转身。

    然后,玄月看到了朝思暮想的男人。即便他浑身是血,即便他看向她的眼神只有路人相熟般的浅尝辄止。但那一刻,玄月再次感到即便山崩地裂也不会消散的安稳。

    “华小姐?”

    白玉的声音低沉嘶哑,或许因为周遭大火的灼热,玄月从中听出些许关怀的柔情。

    在那一刻,所有的情绪化成氤氲狂涌而来。她扔掉手中的木棍,不顾一切,用尽全身力气,把他推到墙上,重重的吻了上去……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9661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