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决裂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决裂

    李子期说过希望白玉活着的话,但是,那不代表他可以活。

    当子期查出白玉被华氏姐弟带去华府别墅后,他算准时间,打去电话。

    他想听到,白玉不治身亡的噩耗。

    当白玉低沉又略带嘶哑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时,子期才听清心底狂怨的叫嚣。他,真的很想让白玉死。

    砰地一声,听筒被狠狠地砸在话机上!

    门外的人想要敲门的手因突如其来的声响顿住,他看了眼身后捧着一套和服的管家。管家也不明所以。

    “少爷,”管家轻生叫道,“先生来了。”

    闭目仰躺的少年突然睁开眼睛,看到正立床头的李文豪时,眼底闪过一丝恶寒。

    李文豪的面孔,已经被子期在露华浓、小白菜那里听到的事重新组装。一桩桩一件件,犹如狂风暴雨,压的他难以喘息。

    走狗,他是日本人的顶级走狗!

    子期从床上爬下来,却僵在那里,僵硬到连扯一个笑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李文豪狐疑的看着他,抬手拍怕他的脸,“我有这么可怕吗?”

    子期猛地撇过脸,避开他的手。

    李文豪一怔,也并未在意。他坐在沙发上,翘起腿。管家已经把和服放在子期眼前。

    “关于大后天的晚宴,我想了想,你还是穿和服比较好,毕竟客人是……”

    “我不去,”子期冷冷的说道。

    李文豪知道他在街上宣誓主权的事,“因为华家小姐?”

    子期终于抬头正视父亲,他的眼睛里有一股李文豪从来不曾见过的坚毅和决绝。

    “如果我说是,父亲会对她怎样?”

    李文豪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依然很镇定,“什么能怎么样?我一个卖茶的,还能跟上海大户的千金过不去?”

    我把你当父亲,你却把我当傻子。彼此心知肚明的事,如此这般,很没有意思。

    子期淡淡说道,“我想休息了,还请父亲离开。”

    李文豪没想到他会这么明目张胆下逐客令,当着管家的面,一时间,他感觉脸面被撕掉的生疼。

    管家也没有料到,见此,他立刻躬身退了出去。

    “大后天的晚宴,你必须到场。”

    “我说了,不去!”

    李文豪扣紧扶手,硬生生的把袭来的怒火一点点强压下去,“你必须去。”

    “那父亲就要失望了。”

    那种轻松、无畏又带有强烈挑衅意味的语调彻底激怒李文豪。他拿起手边的宽口瓶,用尽全身力气狠砸在地板上。

    “不去,你就给我滚!”

    子期又接了一句,“滚就滚。”

    依然是那般的轻松无谓,李文豪惊异的盯着他。

    子期仰头看着天花板,轻轻说道,“我永远不会当日本人的走狗。”

    话音未落,忍无可忍的李文豪抬手狠狠扇了子期一掌。那瞬间,子期产生了幻觉,仿佛那力道十足的掌力带来的颤鸣远如天际。

    “先生,”一直守在门口的管家慌忙跑进来,看看李文豪,又看看被扇倒在地板上的少爷。终于,他弯腰去扶子期。但子期挣开了他。

    子期爬起来,舔了舔嘴角咸涩的液体。他竟然笑了,忽而又皱紧眉头,强忍要喷薄而出的酸涩。

    门外传来蹬蹬的爬楼声,不一会儿,秘书敲门进来。他在楼下听到了李文豪的声音。

    “有事?”李文豪粗声问道。

    林秘书带来的是坏消息,他知道现在不是说坏消息的节点,至少不能当着子期的面。

    子期的脸很快肿胀起来,暖黄灯色下,那片晕红的皮肤愈加发渗。李文豪什么都没说,黑着脸,转身就走。

    回到家后,李文豪接到管家打来的电话。他说子期离家出走了。他没拦住。

    李文豪半响没说话,僵直的身子站在话机旁。林卓站在一边,他在等李文豪的命令。刚刚,他告诉李文豪,鉴于魏井对白玉态度突变,他们也必须拿出相应对策,才能抢占先机。

    “先生?”林卓试探性的叫了一下。

    李文豪面如死灰,恍若被抽调了灵魂。林卓忙走上前,想要把他扶到沙发处。但他刚碰到李文豪的手臂,李文豪那肥硕的身躯顿时像被抽调一块的积木,散了一地。

    “先生!”林卓用力撑起李文豪的身体,冲门外大喊,“医生,把医生找来。”

    李文豪悠悠转醒,他用五秒的时间回想了和子期的决裂,又用五秒的时间弄清守在床边人的诉求。

    他动了动嘴,对林卓道,“找到白玉,杀了他!”

    ……

    秋染枝头,枯叶残卷。

    子期靠着墙,看着那片摇摇欲坠的枯叶。他叹了口气,已然冷静下来的情绪,导致身体分外敏感。他不由得抱紧手臂,咳,真他妈冷!

    李叔肯定会派人来找自己的,但子期跑的太快,以至于现在在哪儿,他自己都不清楚。

    脱离父亲庇佑的恐惧很快袭来,他有点后悔。

    子期蹲在墙角,脸埋在双臂间,但碰到肿胀的脸颊,疼的他闷嗷一声。

    刺眼的车灯直直朝他开来,子期没动,他抬手挡住眼睛。

    迎面走来一个男子,他双手插兜,背光而行,慢条斯理,全身散发世家公子的高贵。

    子期松了口气,这个时候,看见玄朗总比看见二八男强。

    “我以为我看错了。”玄朗笑道。

    “我幸好没看错。”子期亦笑。

    如果是二八男,子期可能会杀了他。

    “怎么?”玄朗看看破旧的巷口,又看看眼前人的仓皇,“角色扮演?”

    子期不想让他知道,反问道,“你有兴趣?”

    “有啊,”玄朗大笑两声,“不过,这个时候,最好有酒助兴。”

    玄朗替他拉开车门,“最近收了瓶好酒,我藏别墅了,走着?”

    玄朗带着子期刚到别墅,车还没停稳,管家就扑过来。

    花白眉毛下一双小眼睛瞪的浑圆,他又惊又急又喜,“小祖宗诶,可看见您了。老爷快气疯了,您赶紧回家啊。听话,回家啊。”

    玄朗一手拉着子期的手腕,一手推挡情急要拽他回家的老管家,“您老就当没看见我啊。”

    老管家不知怎么就想起他听到的传闻,看着俩人手腕相连的地方,怎么看怎么刺眼。他猛地一拍大腿,追上去。

    “少爷,您真的得赶紧回去。不然,老爷会杀过来的。”

    玄朗被烦了兴致,“老叔,从小到大,我华玄朗想做的事有没做成的吗?有吗?”

    老管家被问住了,他嗫嚅着吐了一个字,“没,没。”

    “所以,您别费工夫了,老老实实该干嘛干嘛去。”

    老管家被玄朗突变的气势震住。

    玄朗又道,“哦对了,如果,老爹找到这儿了,那我对您……可就不客气了哟。”

    老管家的脸黑了一度。

    玄朗嘻嘻一笑,“说到做到哦。”

    玄朗让子期随意,他去了隔壁房间,回来时,手上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

    子期有心想探问白玉,但玄朗并非那种藏着掖着的人。如果,他不提,那很可能白玉已经离开了这里。

    红酒入杯的清脆平抚了子期的心,他端起酒杯放在唇边。暖色灯光下,指节修长、嫩色透明。唯有,那仍未消肿的脸颊煞了风景。

    玄朗也喝了一口,他放下杯子,顿了顿说道,“你想让我装着看不见吗?”

    他指的是子期脸上的巴掌印,那显然不是二八男那样的级别能打出来的。

    子期浅浅一笑,“跟我爹闹掰了。”

    “所以,你无家可归了?”

    “也不是,低头认个错,总能回去的。”

    可他不一定能做到。

    玄朗看着他,突然问道,“欸,你打算拿什么娶华玄月?”

    子期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闻言,他有些惊诧的看着玄朗。

    “实话告诉你,今天下午,白玉刚从这儿离开,”玄朗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握着酒杯的手力道十足,“他跟我说,就此别过。”

    “什么意思?”子期道,“我是说,除了玄月的原因,你跟我说这番话还有别的什么意思?”

    玄朗被噎住,他确实不关心子期拿什么娶华玄月,就算两手空空也无妨。他只是在发泄,发泄被白玉反将一军,又无处发泄的堆积已久的憋闷。

    “所以,你想让我装作不知道吗?”子期笑看他,用刚听到的话反问玄朗。

    玄朗听见自己咯吱咯吱的磨牙声,“这个时候,你装聋作哑比较不容易着打。”

    当晚,子期睡在了客房。老管家看着客房和主卧的灯都熄灭后,才步履蹒跚的回到自己房间。

    玄朗睡不着,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说服自己,对白玉自我毁灭的行为不闻不问。

    窗外升起的一轮弯月,在动荡岁月里,成了最平凡的奇迹。此时此刻,他在哪儿?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8309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