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敲诈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敲诈

    那日以后,玄月昏迷数日。子期常来看她,守在床边,一坐就是半响。

    玄朗照旧去找小白菜,想打听点白玉的消息。但小白菜最近被打击的厉害,狡兔三窟,窟窟不见人。他又去找米欣然,要还她救白玉的人情,但米欣然也不在。

    这天,护士接了米欣然的电话。趴在一边、眨着细长凤眼的玄朗伸手抢过话机,嘻嘻笑道,“小米姐姐,你让我好找。”

    米欣然对他说,救死扶伤,医生本分,不用放在心上。

    玄朗没放心上,他放心上的是米欣然。但没等他琢磨出来怎么说,他手中的话机就被米欣然强制转给护士。

    百无聊赖,玄朗又去了露华浓。可不管浓姐怎么变换姿势的曲意逢迎,都没往日的顺心。

    “欸!”浓姐翻身跨坐在他腿上,扯开他的腰带,盯着毫无反应的小华,“风华正茂的华大少爷,你,不行了?”

    玄朗怀疑自己着了魔怔,他迫切想见米欣然,让她给自己瞧瞧,是否病入膏肓。

    玄朗又去了小米医馆,但米欣然依然不在。没办法,玄朗回家了。华府门口,子期的车还在。刚进正厅,他听到二楼传来老爹又哭又笑的荒唐声。

    玄朗的心沉了沉,该不会出事了吧。他几步走到玄月门口,和推门出来的小花撞个满怀。

    “怎么了?老爹犯病了?还是华玄月……”

    小花白了他一眼,“小姐醒了,老爷叫我把大夫请来。”

    玄月床头,一左一右两个男人。玄朗走到床尾站定,双手环抱胸前,瞧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爹、一脸茫然的玄月和明明松了口气却装着毫不在意的李子期。

    他走到子期身边,冲玄月“欸”了一声,“李大少爷一直守着你的,衣不解带的。”

    嗯?玄朗的话太突然,子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再看玄月时,脸上竟然飘过一抹红。

    闻言,华老爹抹了抹眼泪儿,也说道,“是啊是啊,子期每天都来。”

    玄朗把子期往前推了推,拿起他的右手跟抛苹果似的上下抛了两抛,“李大少爷本来就瘦,你看你看,为了你,更瘦了。”

    子期终于察觉到空气中漂浮的尴尬,但这种尴尬让他觉得甜蜜。

    “你赶紧起来,跟李少爷道个谢。”

    玄月没理他,就好像没听见一样。她对老爹道,“爹,我饿了,想喝银耳羹。”

    想吃,就是身体变好的前兆。华老爹抹了把眼泪儿,亲自跑去厨房。

    玄月又看向玄朗,玄朗自觉的往门外走。

    “你想单独和我在一起?”子期很高兴,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

    玄月一顿,慢慢地把手抽出来。半天才说道,“你这么做会让我很愧疚。”

    子期不以为意的笑了下,“是我自己要来的,你愧疚什么。”

    “你知道我愧疚什么,”玄月向下缩了缩,想让蚕丝被隔离掉子期热烈的眼神。

    “说实话,是你帮了我的忙。”

    什么?

    “如果我不来,我就不放心。我不放心,就吃不好,睡不下。那我就会生病。生病,我最讨厌了。所以,你就当——帮我的忙吧,让我健健康康的。”

    长长的睫毛微微扇动,不知为何,他的这番话触及了玄月内心的柔软。那瞬间,玄月对他的厌恶变为感动。

    就像现在,为了减轻她的愧疚感,他看向她的眼神一定收敛了刚才的热情,变成初相识时的阳光少年的明朗。

    她不敢抬头,缩到被子里,怯生道,“能帮我把玄朗叫来吗?”

    “好,”果然很明朗的声音。但子期转身的刹那,失落不可抑制的席卷而来。

    他走到屋外,对电话机旁上的玄朗道,“玄月叫你。”

    玄朗没看他,又拨了一遍小米医馆的电话,“华玄月可不想见我,她呀,只是不想见你。”

    身后,脚踩楼梯的声音停滞,玄朗不由得笑了下,回头对子期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回房间继续守着华玄月,当然,你们之间的氛围应该非常尴尬,二、离开华府,该干嘛干嘛。”

    子期没说话,黑着脸,朝庭院走去。

    玄朗放下电话,走到玄月房间,看着一脸忧切的女人,两手一摊,“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也不知道。”

    玄月最看不上玄朗纨绔不知人情的鬼像,她猛然坐起来,瞪着他,“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玄朗被吼笑了,“他跟我什么关系?我凭什么担心?”

    玄月掀开蚕丝被,跳下床,大步走到玄朗面前,“你有没有点人性?”

    人性?几日来玄朗压抑的无名火顿时有了发泄的端口。他粗鲁的扯掉玄月揪着他衣领的手,“你跟我说‘人性’吗?”

    玄月被他突变的脸色吓得后退,玄朗紧逼,逼得她退到窗台,退无可退。

    “那今儿就谈人性,”玄朗掰着她的头,强迫她看向庭院里端着银耳羹蹒跚疾步的老头儿,“看到了吗?爹的头发全白了,你不担心吗?你不问问吗?”

    玄月怔住了。

    “你自己说,除了白玉,你眼里还有谁?”

    “……”

    “一个男人,你至于要死要活的吗?”

    “我……”

    “从英国回来后,你消停过吗?你为这个家想过吗?”

    玄月有愧,但一直以来,她都不需要把“愧”提到明面上来。因为,没有谁会让她因此改变自己的行为。

    如今,意识的闸门被玄朗突然揭开,玄月下意识的抬手,握拳,朝他的脸砸去。

    “你!”玄朗被女人突变的情绪打懵,他捂着鼻子,嘴巴抖了半天,才说了四个字,“你毁我容。”

    玄月抽出枕头朝玄朗砸去。

    玄朗真被气着了,“就该把你打晕了,让勃兰特打包带走。”

    华老爹端着银耳羹和燕窝进来,玄朗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怎么了他又?”华老爹也只问了下,随即,把托盘放到床边的矮柜上,对玄月道,“我的宝贝疙瘩啊,你怎么下床了。”

    玄月被老爹拉到床上,垫好靠枕,她问道银耳羹的清香。从头至尾,她都没敢抬头,不敢印证玄朗的话。

    可老爹的头发真的全白了,丰盈红润的脸也憔悴疲累,苍老许多。

    玄月的泪儿啪嗒就掉下来。

    华老爹心疼地给她擦掉,“玄朗又欺负你了?没事儿,先喝,一会儿爹陪你找臭小子算账!”

    紧抿的嘴唇不住的颤抖,眼泪止也止不住。玄月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玄朗很生气,揉着鼻子走到庭院。子期没走,他在大榕树下抽烟。

    “我以为你只喝花酒,不抽烟,”玄朗双手插兜,迈着大步走到他跟前。

    子期看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他泛红的鼻头上,“玄月打的?”

    “华玄月就是头暴躁的野驴,”玄朗揉揉鼻尖,微痛,“我真不明白,你是有受虐倾向还是怎么地,怎么偏偏看上她了?诶,你看上她哪儿了?”

    子期轻扬了一侧的嘴角,“可爱。”

    “你确定你说的不是‘可怕’?”

    子期轻笑了声,随即,他深吸口气,很认真的看着玄朗,“你说,我要是早搬来上海,‘上海滩第一风流大少’的名头会不会是我的?”

    玄朗哧哧地笑,“你是想说,如果你早白玉一点遇到华玄月,那她现在喜欢的人会不会是你?”

    子期夹着烟的手一顿,玄朗看到了他白皙皮肤下微动的青色筋骨。

    子期微蹙着眉宇,看着指尖飘渺的烟雾,“有点愁啊。”

    管家走了过来,“少爷,老爷让您和李少爷过去用餐呢。”

    子期没动,他对管家道,“我还有事,麻烦华叔,就说我已经走了吧。”

    闻言,玄朗看向他,“什么事?能算我一个吗?”

    子期初遇玄月,源于和二八男的赌约。自那日,子期在街头强势宣告“华玄月是他的女人”后,二八男着实老实了一阵。但最近,他很缺钱。

    思来想去,二八男决定用当初赌约的“污秽”,把子期变成他这辈子的钱袋子。

    他把地点定在了露华浓。

    二八男不习惯去露华浓,他习惯去春情缘,但春情缘死了茉莉,他觉得晦气。

    二八男没钻女人堆,无意中,他听到角落里那桌人的谈话。

    青云盟,淮帮,督军府,魏井。二八男听不太清,但直觉上说的是那回事。

    他拿起一壶酒,几步走到跟前,冲着那帮人狂吐两个字,“土鳖。”

    任谁被喊土鳖都不大痛快,二八男成功把众人的视线集中到自己这里,“你们懂什么?什么就魏大人下令要打青云盟?”

    “哟,这位爷您知道?”不知谁起了个哄。

    二八男挤走一个小浓姐,大咧咧的往前一坐,冲众人勾勾手,诡异的说了三个字,“李文豪。”

    浓姐恰巧从此经过,听到这三个字,立马停下,看着二八男。要说浓姐是不认识李文豪的,但前几天,李文豪包下了露华浓,在此招揽客商。但他本人并没有叫姑娘。

    “李文豪敢假魏大人的名?”又有一客问道。

    “可不咋地,”二八男来了兴致,“你在通缉令上看到大红章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一人摇头后,众人皆摇头。

    二八男说得兴起,一拍桌子,“知道为什么吗?”

    浓姐也想知道为什么,但她看见了出现在门口的玄朗和子期。她还记着上次玄朗的仇,见此,她昂起浓妆艳抹的脸朝他走去。

    但玄朗却跟着转身离开的子期。眼见他要走,浓姐赶紧丢了那幅故作,迈着小脚疾步追上去。

    “华少爷,好吃好喝的给您备好了,赏脸啊?”

    玄朗看着从进门就脸色阴沉的子期,对浓姐道,“今儿,我陪李少爷来的。”

    浓姐哼了一声,扭着屁股走了。

    这一闹,二八男已然看到李子期,也看到子期旁边的玄朗。老天爷果然待自己不薄啊,他拍掌大笑。

    子期也看到他,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众人并不知道李子期是谁,看了一眼后,又接着谈论“李文豪假借魏井”的大八卦了。

    二八男挺直腰杆,斜了子期一眼,复又看着玄朗,躬身敬道,“华少爷,好久不见。”

    玄朗挑了挑眉,“你我,见过?”

    见玄朗如此直接不留情面,二八男也不在意,“您来的正好,一出大戏,马上就要上演。”

    说罢,他又偷瞄了眼子期。子期的心思并不在这儿,他小心翼翼的听着周边人对李文豪的议论,内心翻浆倒涌。

    “李少爷,借一步说话,”二八男双手环抱胸前,挑衅的看着他。

    子期稍微回神,看着面前的跳梁小丑,“不用,有什么话现在说。”

    二八男瞄了眼玄朗,“你确定?”

    玄朗看出了苗头,“这里面,还有我的事儿?”

    这时,靠着楼梯的浓姐突然两眼放光,扭着腰肢,跑到门口,“哟,哪阵风把贵人您吹来了?”

    顺着她的声音看去,子期神色大变……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6440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