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进攻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进攻

    独子这般反应,李文豪着实怔了怔。他看了眼子期,尽力扯出一个慈祥的笑。

    “父亲,”子期站直身子,双手垂侍身前,恭敬如常,“您来了。”

    李文豪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

    “您找儿子有急事?”已然深夜,他很少这个时间突然来找自己。

    李文豪想说“有点想你”,但一张嘴,却欠的一如既往,“你睡的有点晚啊。”

    子期的脸上挂着一抹淡笑,您不也是。

    李叔推门进来,父子间令人窒息的沉默让他奉上夜宵后便很快退了出去。

    “坐,”李文豪冲他抬抬下巴,看着他在对面坐下,才道,“这阵子,干什么呢?”

    “打打牌,赛赛马什么的。”

    见他无意往下说,李文豪只得接腔,“最近,上海不太平,没事少往外跑。”

    子期漠然的点点头。

    “对了,那什么春情阁、露华浓的地儿都不干净,别去了。”

    子期飞快的扫了他一眼,点点头。

    而后,又一阵漫长的沉默。子期盯着面前的宵夜,耳朵里尽是墙上挂钟走针儿的吧嗒声。

    李文豪清清嗓子,看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这几年,去日本留学的人越来越多了。”

    子期陡然支起了耳朵。

    “我在日本有同期的朋友,如果你想去……”

    “我不想去,”子期猛地抬头,正对上因他一反常态而同样惊愕的李文豪。

    “我是说,我……”子期平放在膝上的手慢慢收紧。

    他的变化李文豪尽收眼底,“不想留学的话,去国外长长见识也好。”

    “……”

    “好好考虑,不用这么着急答复我。”

    墙上的钟敲了三下,凌晨三点。他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夜宵早已凉透,但两个人谁都没碰。

    这时,秘书进来,在李文豪耳边低语。李文豪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

    他站起来,拿起外套,“我那同期有一个女儿,改天,你去见一下。”

    这是命令的语气,子期紧蹙的眉宇微颤。

    秘书在李文豪的指示下,把雇佣军和一队私人武装调到内滩之外。李文豪赶到后,小个子几步窜到他跟前,“还是李爷威武,您一出手,青云盟立刻就成了破缸里的王八。”

    秘书不屑小个子的粗鄙,但李文豪却很欣赏,他用力拍着小个子的肩膀,“想当官吗?”

    小个子两眼放光,拼命的点头。

    “那你听好了,”李文豪说道,“我不要青云盟,我只要白玉。”

    “生死不论?”

    “生死不论!”

    虽然李文豪擅自以督军府的名义发出通缉令,但真正实施时,他还是有所顾虑。

    只抓白玉,是私人恩怨。带上青云盟,则成了帮派之争,这是魏井严令禁止的。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现在还不想和魏井撕破脸。

    ……

    凌晨2点,玄月终于看到从屋内走出来的米欣然和玄朗,她急忙上前,“怎么样?他醒了吗?啊?他什么时候能醒?”

    “他体质很好,放心,没事,”小米虽然疲累,但言语间很是干脆。

    玄月跑到白玉床边,看着面如死灰的男人,又跑出来,“你还是没说,他什么时候能醒啊?”

    米欣然笑笑,正要开口,玄朗一脚挡在她俩中间,“他命大,就醒的早。他命不大,那就死的快点。造化,看造化懂吗?你……”

    米欣然抿嘴偷笑,她拉了下玄朗的衣袖,对心急如焚的玄月道,“多则两日,少则一日。”

    玄月感激的冲她一笑,踢了玄朗一脚,又跑到白玉床前。

    阿彪、伙伕老头和老胡早围上来了,老胡最甚,非常外露地盯着小米,上下打量。

    “同道中人啊,”老胡撩开半短的前襟,双手拱起,“鄙人胡……”

    斯文过头,必是败类。玄朗两手插兜,挡在老胡面前,“华玄月没眼力见,你也没有?没看见小米医生都累了嘛。”

    这时,两道车灯乍现。下车的是勃兰特和青云盟放岗的小弟。

    勃兰特心急,要开车进来。小弟不放心,怕车轱辘碾响地雷,浪费青云盟的家底。

    “要怎样,你才肯让我进去?”

    “您带上我,我给您指路。”

    行吧!但小弟就想体会当年老佛爷坐上四轮“轿车”的新鲜。等勃兰特匆忙下车后,他还在副驾上意犹未尽。

    “玄月呢?”

    玄朗拽住要闯屋的小蓝,“她在屋里呢,怎么了?你先把话说清楚。”

    “闹市口的尸体和兵力都撤了。”

    “然后呢?”

    “这说明,他们知道刺客是谁。”

    “所以呢?”

    勃兰特吸了口气,“所以,山下集结了雇佣军和私人武装。”

    什么?玄朗没想到督军府的动作竟然这么快。众人刚有的欣喜瞬间被震的灰飞烟灭。

    勃兰特抠掉玄朗攥着他手腕的手,“我要带玄月走。”

    “你以为她会乖乖跟你回去吗?”

    勃兰特要推门的手闻声停下,他看向玄朗,锃蓝的眼睛里浸着悲伤,“玄朗,我必须带玄月走。”

    “我也必须带她走,不然,你以为我有几张皮让我老爹剥,”玄朗看了眼屋内趴伏在床边的女人,压低声音,“不能硬带,懂吗?”

    勃兰特不解的看着玄朗,只见他走到床边,蹲在玄月身边。忽然,他一记暗掌打晕了玄月。

    勃兰特揉着玄月的后脖颈肉,一阵心疼,“下手太狠了吧。”

    “下手轻了能带走这头倔驴?”

    勃兰特闭嘴了,看着玄朗要背她,抢先一步,“我来吧。”

    “你开车,万一碰到那帮人,你这张脸能省不少事儿。”

    他们要走,阿彪等人坐立不安。小米安慰道,“只要你们能撑住,就一定没事。”

    阿彪看着绝尘的尾气,拉了拉老胡的衣角,“我怎么觉得,小米医生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内无强兵,外物帮手,拿什么跟两伙人开仗,拿什么撑?

    老胡抽了掌他的脑皮,“哭什么丧,不还有我呢!”

    老胡喜读医书,更喜钻研兵书。往日,青云盟有白玉坐镇,基本没他散发光芒的机会。他也不屑争抢、不屑出头。眼下,命运竟然把他推到了老大的位置!

    “苍天有眼!”老胡兴奋地一拍大腿。

    伙伕老头佝偻着腰背,饱经沧桑的脸巴望着老胡,“你确定你能行?”

    “不然,你来?”

    老胡抬脚往议事厅走,边走边说,“管他是督军府还是淮帮,先给他一个下马威。”

    老胡把两方的位置标在地图上,他指着标志督军府的小旗子对阿彪道,“你现在把全部火力,集中到这个位置。记住,等他们全部通过后,再狠狠的给他们一击。”

    “全部通过?”

    老胡很自信的点头,“对,全部通过。然后,你们迅速回防。”

    阿彪看着老胡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半圈,“顺利的话,二十分钟能从这儿回来。”

    “越快越好,不给他们站稳脚跟的机会,”老胡说道,“回防后,给他们队头再来一击。”

    “我们……没那么多军火啊,”阿彪面露难色,“万一打光了……”

    老胡看向伙伕老头,“过年时买的鞭炮还有吧?”

    “有有有,”伙伕老头点头如捣蒜,“我马上去拿。”

    阿彪带人埋伏到指定位置,一刻钟后,督军府先头部队冲进来,阿彪暗自数了人数,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悄声对身边的人说道,“对方人数不少,一队、二队先行回防。”

    阿彪算准了节点,待对方全部通过后,他猛地挥手,枪声、鞭炮声、弓弩声齐头并发。李文豪没有带兵的经验,他没料到此处会有埋伏,短暂的慌乱后,他下令暂停休整。

    但小个子进言,“李爷,青云盟没家底儿,他们耗不起,他们是想把您吓回去。”

    李文豪将信将疑,秘书趁机进言回撤。但李文豪犹豫片刻后,下令继续推进。

    但没走多久,打头阵的雇佣军再次遭到袭击,由于他们对此处地形不熟,一度被压制,等他们列阵反击时,阿彪他们早已隐遁在清晨的薄雾中。

    出师不利,李文豪脸色黑青。但小个子梗着脖子再次进言,“李爷,您相信我,青云盟就是个空壳子……”

    “空壳子?”李文豪揪住他的脖子,“那你们斧头帮怎么连一个空壳子也打不下来?”

    小个子被问住了,“这……因为,因为白玉……”

    千军易得良将难求,这个道理,李文豪非常明白。魏井是高田呱太的良将,正因为如此,他才对魏井有所忌惮。可目前,他已经骑虎难下——最晚不过明天,他盗用督军府名义剿匪的事就会见诸报端。

    赢了还好,可万一输了……

    李文豪把秘书召来,“你先回去,把那几家大的报社控制住。”

    “明白。”

    “还有,”李文豪闭目略思,“严防作坊小报。”

    上次,横空出现的小白菜日报把魏井板上钉钉的肥肉给撬飞了,李文豪仍有余悸。

    但秘书并没有立即离开,“先生,那这边儿?”

    李文豪握紧的拳头砸在车头,咬紧了牙关。

    “继续进攻!”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4759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