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危机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危机

    白玉要死,不仅要死,还用了一种极端的方式迫不及待的与此决绝。

    他没有牵绊的人吗?他不知道活在世的人会牵念他吗?这个薄情、冷血、没良心的混蛋!

    玄朗把那张薄纸揉成一团,狠狠的扔了出去。忽而,又捡起来塞进衣兜里,焦躁的在凹凸不平的石砖地上来回走动。

    他现在在哪儿?他还有多少活着的时间?他,还活着吗?

    不对,玄朗突然收回迈出去的脚,“为什么,偏偏选这个时候?”

    难道他有此时非做不可、做完又无法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这个理由很可能与华府有或多或少的关系。不然,他为什么要专程送那张纸条过去呢?

    玄朗重新摊开那封遗书,细看。

    “活着,于我而言,是煎熬,犹如地狱炼火。

    死亡,于我而言,是解脱,尔等勿念勿伤。

    在我之后,盟众或解散或另择良主,好自为生。”

    哈!玄朗气急败坏,一脚踢翻了桌子。那口大木匣子也被掀翻了盖子,摔出几本书和一张画像。

    玄朗拿起那几本书,翻了翻,“日文?”

    他又展开那张画,清秀婉约的女人,瘦削不失娇俏,怎么看都不是脸如银盘的华玄月。

    是谁呢?

    玄朗甩甩头,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脚底生风,飞快的离开青云盟。

    既然白玉提到了商展会,那他一定在会场附近,会场内定有什么人让他非去不可。既然留了遗书,那他必然是以死赴约。

    所以,才不让华府去。

    华府的汽车早就备好,停在正门口。华老爹和玄月等在一边,不时的朝里看,不会儿,管家匆忙跑过来。

    “没有,少爷房间里没人。”

    “这个混账小子,还真不把他爹放在眼里。”

    华老爹拉起玄月的手,“咱们走,不等他了。”

    等两人走到门外时,发现汽车没影儿了。

    “车呢?”

    玄朗突然现身,华老爹的火儿瞬间燎原,“你……”

    “爹,您听我说,”玄朗正色肃穆的看着老爹。

    这种表情着实罕见,华老爹硬生生的憋回去积攒了一晚上的火气,“说,你说。”

    “商展会不能去,危险。”

    “危险?能有什么危险?咱收到的可是镶金的帖子,镶金的,懂吗?抠下来,都够你喝一顿花酒!”

    管家也一脸不解,“少爷,韩老爷都已经过去了,刚还电话催咱们老爷赶紧着呢。”

    韩老爷?韩三也?管家看着突然惊愕的玄朗,点点头,“是啊。”

    玄朗的心宛如巨石跌入深海,阴谋,果然有阴谋!那躲在黑暗的人到底想用一个死人试探什么呢?

    “你爱去不去,别挡道儿啊,”华老爹转而对管家说道,“让司机赶紧把车开过来。”

    见拦不住他,等车一到,玄朗抢先拔了车钥匙。华老爹顿时气的冒烟,“老华,把备用钥匙拿出来。”

    ……玄朗咕咚咽了口唾沫。

    怎么办?他看向一旁生无可恋的玄月。只能这么办,虽然有点……残忍。

    “我刚才去找白玉了,在他房间发现一幅画,是你,他一直喜欢你,就是不敢告诉你,天天晚上的,窝在青云盟的小破屋里画你,”玄朗盯紧她的眼睛,语速飞快的给她灌汤,“这是其中一幅。”

    玄朗忐忑的看着她,怕她横眉竖眼,先撕画后揍自己,或者二者同时开工。毕竟,那画儿太不像了!

    那就不是她。

    但玄月死人般的脸突然漾起了春光,“我就说他是喜欢我的,他就是死不承认,这下看你还有什么说的。”

    玄月小心的拿着那画儿,兴奋的往房间跑。

    华老爹见性情突变的闺女,又急又忧。她又受什么刺激了?

    管家取回备用钥匙,一路小跑的正和玄月擦肩而过,管家顿时停下,一脸懵的看了看她,又看看追过来的华老爹和玄朗,“老爷,这?”

    “不知道,”华老爹喘着粗气,闷声道,“不知道华玄朗那个臭小子给她姐又灌了什么迷魂汤。呀,华玄朗,小王八蛋,你给我站住。”

    玄朗追上他姐,带着她跑到二楼卧房,“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你说,”玄月闪着明亮的眼睛,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白玉也不小了,”玄朗突然附在她耳旁,“要见家长。懂了吧?”

    玄月的心扑通跳快了一拍,她拍拍自己红热的脸颊,嘻嘻一笑,“见就见呗。”

    “他正收拾呢,”玄朗侧耳听了下楼梯上急促的脚步声,“今天就来,你也知道,土匪嘛,没什么时间意识,不定什么时候来。所以,你得让老爹在家里等着,不然错过你的终身大事我可不管。”

    玄月“哦”了一声,冲选朗点点头,“没错,你说的没错。”

    华老爹冲进来,“臭小子,你……”

    “爹,”玄月拉着他就往楼下跑,“爹,您听我说哈……”

    玄朗终于松了口气,身子一软倒在玄月的床上。突然,他弹坐起来。

    “不露面那人的目标是华府,白玉的目标是那个不露面的人?”

    玄朗看了看手腕上的表,10点一刻,已经开始入场了。他走到门口,悄悄地拉开门看了眼楼下,华老爹正聚精会神的听宝贝疙瘩说话呢。

    搞定!

    玄朗从窗户跳下,走到门口时又交代了门房一声,“今天别让老爷出门。看好了,我给你月薪翻倍。”

    后顾之忧已除,玄朗换了身低调的衣服,飞快的赶到商展会场。

    如果,白玉命不该绝,那他一定会找到他。

    然而,玄朗刚一现身就被魏井看到。准确的说,是被他身边的女人看到。

    ……

    清晨,纱帐。一阵急促的冲刺后,全身绷紧的男人瘫软在身下柔媚如水的娇体上。

    魏井轻吻她的脖颈,喃喃之语、低沉嘶哑,“给我生个儿子。”

    海丽只当是他醉欲仙死时的应景话儿,她延喘娇颤,捧起他的脸颊,探上他的唇舌。忽而,又觉男人那物儿猛然抬头……

    丫鬟拿来两套女士礼服,一件黑色真丝旗袍,一件白色上等洋纱。海丽不解的挑了挑眉,自打被这个男人掳来后,她还一次都不曾出过门。

    “这是?”

    “陪我去商展会。”

    商展会来的皆是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是魏井自上任以来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他竟然愿意带自己出席?

    海丽的脑筋飞快的转着,手指摩挲,在那件旗袍上停下。随后,魏井穿了一件黑绸长衫。

    高档日产洋车缓缓驶入会场,两人刚下车,便引来一片哀叹和惊羡。

    商展会展示是的商品,是人情世故,更是好事者借机攀高枝、行权色交易之所。

    海丽刚踩上红毯就看到了人群之外的华玄朗,看他飘忽不定的模样,海丽暗想他应该是在找什么。

    魏井也看到了,瞬间,华家所有人的版图都出现在他脑海里。眼前人,正是华田生的独子华玄朗。

    很好,送上门来的一颗棋子!

    此时,副官听了会场负责人的传话后走到魏井面前,悄声道,“先生,华田生还是没来,要不,我到他府上去接?”

    魏井笑了笑,不以为意,“不妨事。”

    华田生关乎此次计划的成败,怎么会不妨事?副官不解又暗自焦躁。

    魏井撇向玄朗的方向,俯身在海丽耳旁,问道,“认识?”

    海丽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彼时,她正在想那日和玄朗同时出现的白玉。她很快恢复镇定,嫣然一笑,“华家少爷,谁不认识。”

    玄朗也看到了海丽,唏嘘暗叹,这个女人够有手段,够没良心。死了个屠芭蕉,马上就攀上了魏井这棵大树。

    眼见两人四目盯着自己,玄朗暗道不妙,转身就走。但人群中突然钻出两个壮硕身躯挡在他面前。

    魏井双手交叉放于身前,缓步走到玄朗面前,“华先生久请不至,原来是委托小华先生代为出席啊。”

    玄朗挑了挑细长的眼梢儿,嘻嘻一笑,“别误会,你们的事我不掺和。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魏井一步跨在他面前,干瘦面皮上漂着几丝笑,眉宇间尽是凛冽杀意。他压低声音在玄朗耳边道,“听说,你杀了黄督军!”

    玄朗扬起一侧嘴角,玩世不恭的瞬间转为阴狠邪魅,眼眸中的挑衅喷薄愈发,“是又怎样?”

    凝重的气氛瞬间扩散,周围的人畏缩避让。躲在暗处的白玉和陈湛看到剑拔弩张的两人。

    “华玄朗怎么来了?”陈湛看了眼身边神情微变的男人,“他是来找你的?”

    陈湛想起昨天,白玉被他死缠不放的一幕,不由得抿嘴偷笑,“先是华玄月,后是华玄朗。看来,你和华府的关系有点复杂?”

    白玉轻声道,“想多了。”

    是啊,陈湛想多了。对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来说,再复杂的关系又能怎样?

    当初,他不也是难以独自承受巨大痛苦,才不顾一切的跑去日本,把真相告诉白玉的吗。

    救人,杀人,果然一念之间。

    陈湛道,“来上海前,我在日本见了一个人。”

    白玉突然僵了一下,似有预感,“你见了梨绘?”

    陈湛点点头,“她过的很不好。”

    白玉只觉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人狠狠地刺了一刀,“为什么告诉我?”

    陈湛正色看着他,“梨绘小姐希望你活着。”

    白玉低垂头颅,深吸、再深吸,妄图把突然狂涌上的酸楚逼退。

    此时,一辆车开进会场。

    白玉看到华老爹和玄月从第一辆车上下来时,陡然睁大了眼睛。玄朗亦是,又惊又怒。

    魏井则轻轻的连笑几声,不再理会玄朗,以胜者的姿态从容的走到华老爹面前。

    华老爹见督军亲自来接,受宠若惊,连连哈腰。玄朗唯恐生变,只得跟在老爹身后,见机行事。

    而后,李文豪的车驶入会场。

    白玉握紧短刀就要窜出去,陈湛用力摁住他伏低,暗喝,“你疯了!”

    李文豪的脚刚沾地,四个保镖就贴身上前,人墙警惕毫无下手缝隙。

    陈湛看到远处走来的一个厨工,“去那边儿。”

    厨工想看热闹,偷溜出来,脚跟儿还没站稳,就被人捂着嘴巴,一刀抹了脖子。陈湛换上厨工的衣服,对白玉道,“别说话,跟紧我。”

    宾客到齐,新人旧友热闹寒暄。且不知,紧闭的正门外,一排荷枪实弹的兵士将这里团团围住。

    魏井什么都没说,在一众巨商富贾注视下,直接去了二楼休息室,再没出来!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404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