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娶你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娶你

    五年前夏日的某天,陈湛在别苑见了南溪用和他的女儿南灵希。

    南灵希端坐在木椅上,双手放于身前,短袍下露出一段青葱手臂。

    陈湛少年成名、深居简出却熟知天下大事,一如神秘和博才引得外人趋之若鹜。

    南溪用此番前来,就是求得他成为自己独女的家师。

    陈湛属意归隐,可当南灵希清澈如万里晴空的眼眸看向他时,他不由得一笑,接过了灵希的拜师茶。

    陈湛给灵希授课,偶尔会见到南宗政,两人话都不多,点头微笑便各走各路。灵希说,她和哥哥是同父异母,哥哥的母亲是日本人。

    那天,陈湛像往常一样去南宅别苑。等他赶到时,下人说,小姐在少爷那边。

    南宗政在收拾行李,灵希盘腿坐在床上,叮嘱他一定要给自己带最好的樱花茶。

    宗政笑笑,捏了捏她软嫩的脸颊,“放心,不会忘的。”

    “你每次都这么说,可一到日本,见了那‘梨绘酱’,魂都没了,哪还记得我这个妹妹。”

    陈湛走到屋外时,听到里面人的谈话。

    他敲门叫灵希上课,灵希应了一声。随后,她跳到陈湛面前,挽着他的胳膊,还不忘白哥哥一眼,“这次你要再忘了,我会很生气的,我说到做到哦。”

    灵希告诉陈湛,哥哥虽然每年都去日本,但这次是他的外祖高田先生亲自来接他的。

    “他和外祖的感情很好?”

    “嗯!”灵希用力点头,“我母亲对宗政哥哥也很好啦,不过,感觉哥哥还是跟他的外祖更亲。也是,毕竟是外祖把他养大的。”

    突然,灵希面露忧色,“你说,哥哥会不会埋怨我母亲。”

    有传闻说,南宗政的母亲是因为南溪用外室逼宫而忧郁致死。

    陈湛温柔的抚平她紧皱的娥眉,“不会。”

    之后,南宗政踏上去日本的游轮。同天上午,陈湛没有在上课的时间见到南灵希。当晚,南氏一门被灭。一天后,陈湛在一处废弃宅院找到被奸虐致死的南灵希。

    陈湛被狂怒烧的血雨腥风,他查明真相,变卖家产,赶赴日本。他要找到南宗政,他要给灵希报仇。

    陈湛找到南宗政在东京的住所。可高田家护卫森严,他几经波折才把密信传到南宗政手上。而后,他一路尾随,在南宗政下榻的第二家客栈里,潜入他的卧房,举枪抵住他的眉心。

    “告诉你,是让你死的明白,”陈湛扣动扳机,枪管已深陷白玉额头。

    “你是说,灭掉我南氏一门的是我的外祖高田呱太?”南宗政无法置信,忽又怒火中烧。

    他迅速拨开陈湛的胳膊,欺身把他抵在墙上,狠命的压着他的喉咙,“证据,你最好给我拿出证据!”

    就在前天,外祖亲自把灭门仇家带到南宗政面前,让他用高田家的武士刀砍掉了仇家的头颅。

    “不是高田呱太,是你,是你借了日本人的势力,残杀了南氏一门,残杀了灵希!”陈湛双唇紧抿,眼泪却突然掉落,滴在白玉抵住他喉咙的手腕上。

    “我?”

    陈湛动用全部人脉,查出灭南氏一门的是高田呱太指使的一帮浪人,其目的是为给外孙高田宗政报丧母之仇。

    “是你,”陈湛被泪水浸湿的薄唇轻吐四字,“高田宗政!”

    南宗政颓然后退,跌在地板上,眼睛因惊怒而血红,他狂哮,“我没有,从来没有,从来没有!”

    ……

    此时,陈湛坐在青云盟破旧木屋的地板上,看着面前神色淡然的南宗政,他突然意识到,当初南宗政所说的话是真的。

    “我无法对外祖下手,但我一定要给灵希报仇。我无法苟活于世,但我将以死给灵希谢罪。”

    他从来没想过全身而退!

    陈湛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不想牵累你,”白玉抬头看向他,“这本来就不是你的事。而且,你帮我查清灵希的死因,我已经很感激了。”

    南灵希并非死在南氏灭门之夜,她在当天上午就已经失踪。陈湛从丁点儿的蛛丝马迹上查到,绑架灵希的人是当地痞头儿李文豪。

    那之后,李文豪没了踪迹。直到不久前,陈湛在内滩一家古董店前看到了改头换面的李文豪。

    “灵希是我的爱人,”陈湛盯着他,言辞凿凿。

    ……

    应强跟着魏井着实风光无限,可自从赵武死后,他的地位一降再降。如今,魏井让他限期找到杀害赵武的凶手,更如一把金箍,勒的他吃不好、睡不下。

    “大哥,我们把之前淮帮的人挨个拷打,就不信没人招,”小喽啰向应强献计。

    应强呸了他一嘴,“万一在魏先生那里说漏了嘴,你他妈还想不想活?”

    可他确实毫无头绪,又不死心的问,“这两天没什么动静吗?”

    “没有,那个岗哨的位置我们加强防护了,”突然,喽啰眼睛一亮,“不会因为这样不敢来了吧。要不,我们撤掉哨岗?”

    话音未落,应强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撤掉?撤掉!下次死的人就是老子了。”

    喽啰滚了,应强陷入无尽的烦恼。

    他翻找出被他压在地板砖块下的那块玉,蓦的,一个念头涌了出。

    ……

    应强找了个女人,狠狠发泄一通。在强劲感官的麻痹下,他抄起那块佩玉火速赶往魏井府上。

    “这块玉是在岗哨附近找到的?”魏井打量着手上那块含有半块菊花形状的物件儿,看向应强的眼神冷冽而充满怀疑。

    应强真查不出谁杀了赵武,实在没招儿,就打了那块玉的主意。韩记当铺的当据早就被他付之一炬,眼下,应强用祖上十八代祈求这块玉的主人驾鹤归西。

    “找到这个人,我要活的。”

    大坑!应强悔青了肠子。

    ……

    李子期穿戴一新,连头油都擦得比往日精细了许多。管家默默的看在眼里,等他离开后,便派人跟了上去。

    华老爹正要出门,眼看正门前掐腰仰望华府门匾的小伙子,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你找谁?”

    “您是?”子期恭敬的俯身问安,“华先生?”

    华老爹点点头,有些嫌弃的看着眼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我是。”

    “我是李子期,想见华家小姐。”

    李子期是谁?华老爹看看也是一头雾水的管家,回头对李子期道,“玄月她……”

    话没出口,管家拽了拽华老爹的衣袖,“老爷,先听听他找咱们小姐干嘛的。”

    “哦,”子期朗朗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听说华小姐从英国回来的,在下也有留英的打算。因此,特来请教华小姐相关事宜。”

    留学?他要留学?华老爹突然对他改观。特别是这孩子一笑,显得特纯真,特招人待见。

    华老爹不出门了,拉着李子期的手往正厅走,边走边对管家说,“把小姐叫出来,有客人。”

    华老爹把子期请到正厅小坐,他越看越觉得小伙子不错。人长得精神,懂礼貌,看样子家世也不错。跟他的玄月很配。

    若这个人真的去英国,那把他发展成女婿也不是不可能啊。

    自从决定去英国后,玄月的婚事就成了华老爹最大的心病。他不想有个洋女婿,觉得对不起祖宗。可英国,同种人少之又少吧。

    这下成了,送上门来了。华老爹不由得笑出声。

    子期看不透老爷子葫芦里的药,见他笑,自己也跟着笑,一口白牙更显闪亮。

    随即,楼上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而后,响起玄月的尖嚎,“不见,不见,谁都不见。”

    华老爹尴尬的挠挠半秃的脑袋,“你先坐,我上去看看。”

    子期拦住他,“我去吧,今儿天气不错,我请小姐出来晒晒太阳。”

    欸?华老爹满腹狐疑。他那么有把握把玄月从房间里叫出来?要知道,玄月已经好几天没出过门了,谁说都没用。

    子期径直上楼,华老爹急忙追上去。他可不能让外人见识到华玄月独门回旋踢。但子期人高腿长,几步到楼上,拉开玄月的门。

    未几,他突然退出来,大笑着往庭院跑。随后,玄月追出来,披头散发,一手抱枕,一手花瓶,冲着子期的身影砸了过去。

    “混蛋,你给我站住!”她追了过去。

    华老爹、管家、小花惊愕的看着这一幕。这小子果然没食言,可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呢。

    “他俩有事儿吧!”华老爹赶紧追上去。

    “老爷,老爷,”管家拽住他,“小姐这头……小姐这脾气,没准儿这李公子还真受的住。咱且等等,等等啊!”

    这头倔驴!

    子期突然停下,玄月刹不住扑到他怀里,带着惯性,倒在地上。

    子期皱了鼻子,“你几天不洗澡了?”

    话虽如此,他的双臂仍旧牢牢的把女娃锢在怀里。玄月的胳膊挣不出来,下嘴往他脖子上咬。

    啊~子期一声闷吼,随即嘿嘿一笑,“这可是你给我的印章,独一无二。”

    “你松开,”玄月瞪着他。

    “你保证安安静静听我说话,我就松开。”

    “我保证。”

    “我不信。”

    “你——”玄月又咬了一口。

    子期实在受不住,松开手臂。玄月腾地弹起来,四下看,抓起庭院的白椅子就往他身上砸。

    “我就说不能信!”子期迎着玄月的暴力,快速从背后抱着她,再次禁锢了她的双臂。

    “不就亲了一下嘛,至于发这么大火儿吗?”

    “放开,混蛋,”玄月声音嘶哑,这回她砸也砸不了,咬也咬不到。

    “难道,那是你的初吻?”

    “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我可以对你负责的,”子期探过脸,笑如春花灿烂,“我娶你啊!”

    玄月只觉嘴角抽动难以自持,“呸!”

    子期眼睛一闭,吐了口气,“你,真的该洗澡了。”

    玄月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吃饭,早就没了力气。子期也察觉到了,慢慢的放开她,并赶在她摇摇晃晃倒地前,拉过白椅子让她坐下。

    玄月挣扎着站起来,往正厅走。

    “我叫李子期,你叫华玄月,”子期追上去,“我十九岁,你多大?”

    玄月嘟着嘴,理也不理他。

    “那我是哥哥?”

    玄月顿住脚,“你到底想干嘛?”

    李子期微笑着凑到她眼前,玄月被突然压上来的人弄的不知所措,刚才咆哮的老虎瞬间软化成了猫咪。忽闪的睫毛、清澈的眼眸,全都落在子期眼里。

    “娶你!”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404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