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棺材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棺材

    初见时、上药时、蹲门槛儿时、把自己扛起来时、欺身压上来时……玄月不信白玉没有对自己动情。

    “拒绝我?有种当面跟我说!”

    要当面烧来的晴天霹雳吗?玄月哭天抢地。突然,她猛地抬头,扒开蓬乱的头发,露出妆花如豹猫似的脸。

    “你不来找我?那,我去找你不就行了。”

    能量守恒的世界里,主动去爱并不吃亏。玄月想,反正早晚会被他爱回来的。

    小花端茶进来时,她家小姐正摩拳、压腿、卷床单,妄图从二楼滑下去,出华府后门,去见她可能的未来姑爷。

    小花一怔,放声尖叫,“啊——”

    上次就因小花为没看住她,没及时报告华老爹,险些酿成大祸。

    华老爹看出了小姑娘被他霸道女儿压制不能说话的屈,给她支了个招儿。

    “她不让你说,你可以叫啊,叫,大声叫,扯着嗓子嗷嗷叫。”

    小花叫的很大声,像破了嗓的鹂鸟。

    玄月一惊,赶紧捂住她的嘴,“你干嘛?”

    小花的眯眯眼少有的睁圆了,呜呜咽咽。玄月确定她不会叫后,才松开手。

    “小姐,你又要离家出走啊?”小丫头可怜兮兮的问。

    玄月赶紧跑到门口,拉开门缝,见没人来才放心,“我一会儿就回来。”

    “那,为啥要高空落地,不走正门呢?”

    玄月眨巴着杏圆的眼睛,一时间脑汁有点难以回弯,她咬着唇,“呃——”

    还真是,自己又没说要去见白玉,随便扯个谎,不让老爹看出来不就妥了。

    “聪明,”玄月拧了拧小花的脸蛋儿,抬脚下楼。

    小花眉头一挑,聪明?自从小姐从青云盟回来后,整个人的智商就呈断崖式直线下跌。

    玄月临门一脚又退回来,“你觉得我爹会让我一个人出去吗?”

    小丫头倔劲儿上来了,“您觉得小花会让您一个人出去吗?”

    ……

    楼下大厅,华老爹正招待勃兰特和他带来的经理人。经理人正跟华老爹讲代理的相关事宜,他真是高效高率,这才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把华家产业整理的井井有条。

    华老爹似乎已经看到不列颠蓝天白云大草坪的养老生活,乐不可支。

    勃兰特看到出现在楼梯口的姑娘,笑眯眯,“morning,baby。”

    玄月瞪了他一眼,跑到老爹面前,撒娇,“爹,我的胭脂没了,要去买胭脂,给我钱。”

    “好好,买胭脂好,”华老爹正在兴头上,冲管家道,“给小姐拿点钱,多拿点,胭脂啊,布料啊。对了,听说云情阁里新来的洋装款式不错,多买几套哈。”

    勃兰特一手摸着小胡子,一手敲着椅子扶手,一双锃蓝的眼睛不住的打量玄月。

    勃兰特跟玄月相处了三年,熟知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换言之,刚才的一切都是华小姐这个小骗子不过脑子的浑话。

    联想之前,她想干嘛,她想去哪儿,勃兰特了然了然。

    玄月被他看的来气,她躲也没躲,对管家道,“李伯,先不着急拿钱。蓝少爷的眼睛有毛病了,赶紧给他找个大夫瞧瞧吧。”

    欸?三个男人都探头到勃兰特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左看右瞧。

    勃兰特又高又大,身子一坐直,毛茸茸的脑袋就从三人的围攻下探出来,“玄月,你又调皮。”

    他起身,整理下西装,对华老爹道,“华先生,这位经理人绝对可信,有什么问题您都可以问他。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哦哦,好,”华老爹不明所以,起身要送,被勃兰特拦下。

    玄月也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变了脸色。小蓝的脾气一向好,难道刚才那一眼瞪的太用力了?

    没有啊,正常发挥而已。玄月揉揉眼睛,跟着管家拿钱去了。

    “小花啊,”华老爹跟上来,“你好好伺候小姐啊。”

    “老爷放心。”

    但不多会儿,小花自个儿回来了。华老爹刚送走经理人,一看此景,误以为玄月又被劫走,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老爷,老爷,”小花急哭了,管家闻声跑过来,托起华老爹的脑袋,对准他的人中,狠命掐了一下。

    华老爹悠悠转醒,一把鼻涕一把泪,“哎哟,我的小宝贝啊,你怎么这么命运多舛呐,啊……”

    管家不解的看着小花,小花同样一脸懵。

    “老爷,你还好吧,小姐让我给您带个话……”

    “啥,小姐让带?”华老爹突然止住哭,正常情况下,不该是“土匪让我给您带个话”吗?

    小花扶起华老爹,“小姐跟蓝少爷出去了。”

    哦!华老爹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差,他让管家找大夫来给自己好好瞧瞧。

    别等着英国没去成,自己这条老命先被阎王收了去。

    ……

    勃兰特没有走,他靠着洋车,等着玄月。见她来,就弹掉手上的雪茄,拉开车门,“上车,我陪你去。”

    勃兰特亲自开车带玄月去云情阁。但他并没有在云情阁停车,而是径直开往郊区。

    车子一路行驶,小路越来越偏。

    “你知道我要去哪儿?”玄月忍着颠簸问他。

    “非常知道。”勃兰特的语气仍是往常的柔和,但表情却沉郁无色。

    “你不怕遇到土匪?”

    “怕”

    “那怎么办?”

    “我有枪有车。”

    玄月心底一股暖流涌出。

    “你不拦着我?”

    “不拦。”

    “为什么?”

    勃兰特小心的握着方向盘,待车身全部经过弯道后,才道,“你们有句俗话,叫‘不见棺材不落泪’。”

    玄月眉头微皱,等他下半句。

    “我送你去见棺材…”

    嗯?

    “落完泪马上回英国。”

    ……

    不见棺材不落泪?

    玄月赌气,“我们俗语多了去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最后八个字,她说的特别用力。情爱心虚,欲盖弥彰。她垂着眼眸却又频频暗瞪勃兰特。

    勃兰特料定此番玄月结局,他轻叹一声,“你本可以无忧无虑的。”

    玄月活了22年,的确从来不知忧愁为何。自从遇到白玉,她所有的情绪转变都跟随了这个人。想他好,想他笑,想他唯独对自己笑。

    可事实呢?玄月只觉心口压负万千重担,窒息黯然。

    勃兰特更黯然,一双大手似要握断方向盘。他抿抿嘴唇,“玄月,任何事我都可以帮你,唯独爱情不行。”

    玄月迎上他浸满疼惜的眼神,“你要我放弃吗?”

    “我不想你活的太辛苦!”

    ……

    英产豪车颠颠簸簸的开进了青云盟的地界儿,阿虎手一挥,弟兄们立刻端起来长枪大刀。

    阿彪在阿虎的指派下,飞奔到白玉跟前,“老大,车车车,山头儿来了一辆车。”

    车?一辆?是应强?难道,他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不可能,阿虎说过,淮帮在魏井的支持下,已经购入大批军火备战。

    那会是谁呢?白玉突然握紧了拳头,难道是他漏了行踪,被高田呱太发现了?

    那厢,阿虎一双小眼睁的炯炯有神,死死的盯着越开越近的车。

    “虎哥,”一小弟附耳暗道,“目标已经进入射程范围了。”

    阿虎点点头,手指头对空轻点了两下,小弟会意,立刻对着有枪的小弟一抬下巴,小弟们齐刷刷短枪上膛。

    阿虎气沉丹田,一声大吼,“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勃兰特没听懂,车子依旧往前开。

    “砰砰”两声,类似冰雹的东西打到车窗上。勃兰特应声压着玄月的肩膀伏低。

    他皱眉半天,才意识到那是匪仔的枪。而且,他们很可能不认识自己车头上的旗子。

    他停下车,用陡峭起伏的中文回吼,“我,勃兰特,送华小姐来。”

    “我是华玄月,”玄月紧跟着吼。

    阿虎听出了玄月的声音,这是华小姐吗?这是未来大嫂啊!

    他赶紧招呼大家收起家伙,自己呼哒哒的跑出来,替玄月拉开车门。

    “华小姐,您怎么没个标志啥的。这要误伤了您,我阿虎怎么跟老大交代?”

    怎么跟“老大”交代?玄月的心情突然就好了。

    她拎起拖地的裙摆,仰头一笑,“我找白玉。”

    因青云盟最近着实不太平,白玉带兄弟们连夜在青云盟方圆内设置路障和暗雷。阿虎见玄月转身就朝寨里走,赶紧拦住她。

    “您在这儿等着,我让老大亲自出来接您进去。”

    阿虎喜滋滋,既把老大的好卖给华小姐,又能增加两人独处的时间,增加两人感情的迸发,增加小老大降临人世的机会……

    “啊!我阿虎也太聪明了。”

    看着阿虎一蹦三跳的背影,玄月突然涌出一股甜蜜。

    阿虎认可她,那是不是代表着,平日里自己在他们这里的出镜率还挺高?那,是不是代表着白玉的默认?

    看来白玉属于被动型,玄月扬起嘴角,冲勃兰特示威性一笑。

    阿虎喘着粗气跑到白玉跟前,肉嘟嘟的脸因兴奋涨的通红。

    “老大,快快,华小姐来了,等着您呢,您快去。”

    白玉一怔,像触电般挣脱被阿虎拽在手里的胳膊,脸上风云转变,遂又波澜不惊,“她来干什么?”

    阿虎嘿嘿一笑,鸡贼的翻翻眼皮,“想您了呗。”

    白玉瞪了他一眼,“没什么事的话,让她回去。”

    阿虎看着转身就走的白玉,有点懵。华小姐多好一姑娘啊,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身材又好,还留过洋。你还有啥不知足?

    阿虎不敢问,他嗫嚅的上前,“那,理理由呢?我怎么跟华小姐说?”

    阿虎探头看到老大的表情,眼角不自觉的挑起来,暗想,不见就不见呗,不用这么肃穆庄严吧。

    “就说我不在。”

    阿虎一步挪三步,抓耳挠腮。华小姐肯定眼巴巴的期待着呢,这——唉,传话的果然是个脑力活儿。

    他想不出委婉的话,见着一脸兴奋的玄月,动动嘴皮子,梗直虎眼,“老大不想见你。”

    六个字,语速飞快。

    玄月咬着唇,娇艳欲滴,眼泪打转,梨花带雨。

    阿虎又想,该让老大亲自来说的,这可怜见儿的,他看到了说不定会改变主意。

    玄月不顾洁白洋装,一屁股坐在土堆子上,“你告诉他,他不见我,我就不走。”

    “欸!”阿虎应了一声,转身就跑。

    勃兰特挡下他,“不麻烦你。”

    他回头看向玄月,向她伸出手,“我带你过去。”

    “那不行,”阿虎张开双臂拦住他们,“你们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我老大是你们说见就能见的?”

    主要,阿虎怕他们踩到地雷,又不能把自己的底线毫无保留告诉外人。

    勃兰特没有废话,直接掏出手枪抵在阿虎眉心,“让路,我这把枪送给你。不让路,我这把枪马上送你去见王爷。”

    王爷?阎王爷吧。

    这大鼻子轴起来,真是一根筋。玄月上前压住勃兰特的手臂,“你别这样,我等着就行。”

    阿虎打量了鼻尖上的精致枪管,心花盛开,“您等着,我马上带华小姐进去。”

    白玉在后山,拧眉沉思。曾经,他用了很长时间把梨绘锁在心底最深的角落,一同被锁进去的还有白玉的心。曾经的,一颗会爱懂爱想去爱的心。

    四年,他一直给妹妹南灵希复仇。四年,他却被仇恨反噬,被自己罪恶的血液吞噬。

    他不能爱,他不该活。

    玄月的出现,像一道明媚阳光照进他的内心,也照亮那个角落。

    被他刻意忘掉的梨绘再次出现,她在哪儿?她还好吗?

    阿虎把玄月领到这儿,指了指前面的山头,“老大只要不在房间,就一定在那儿,你自己去吧,我先走了。”

    阿虎呲溜没影了。

    白玉看到突然出现的人,没有收回的思绪,神情复杂。

    玄月看着他,羞、喜、怨一起涌来,“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4047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