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十五章 惊变

正文 第十五章 惊变

    玄朗拉了把椅子在白玉床边坐下,长腿交叠搭在床沿上,给他科普了半个多小时炼丹配方、火候和妙用。

    末了,他拍拍白玉刚拆了纱布的大腿,邪笑着挑了挑细长眉梢,“给你留一颗,保证让你秒回男人雄风。”

    白玉看着他,“你要炸死麻督军?”

    玄朗一怔,随即嬉笑,“……你担心我?”

    黄麻子狠毒狡诈,却惜财惜命。再加上,几天内接连被两个男人闯进卧房,搅乱好事。他不怒、不恨、不里三层外三层加强防备才怪。

    白玉有这个意识,但没有意识到麻子已然变成一只被逼入绝境的刺猬。更没有意识到屠芭蕉不过是个喽啰,是强敌铺天盖地打压之前的蝼蚁。

    但现在,他担心玄朗,“你一个人干不过他的,不要冒险。”

    玄朗呵了一声,“我华玄朗的命尊贵的很,我说死不了,就没人能让我死。你给不给?”

    后来,玄朗濒死之际想到这一幕时,总觉得当时的自己有种小舅子跟姐夫闹脾气的幼稚。

    白玉没有理会,他强撑着走到破旧的伙房前,屈身对又聋又哑眼睛还不太好使的伙夫道,“我带兄弟们下山一趟,这里就先交给你,等我们回来。”

    玄朗看不到老头儿的表情,但看到了与他老态龙钟躯体不相符轻盈的摆手动作。

    白玉回来,看着玄朗,“走吧,我和你一起去。”

    他要在屠芭蕉和黄麻子交易的时候,借他们的东风送他们魂归西天。

    真挚!太真挚,真挚到玄朗险些忘了,这人差点被打成太监的事儿。他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您窝着养伤吧。”

    白玉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打架靠的是脑力,不是蛮力。”

    不是?那您老怎么差点儿少胯下那根物儿!

    也罢,一起就一起吧。

    “炸弹拿来。”

    白玉干咳了一声,“那,其实……是哑弹。”

    ……

    玄朗打心眼里认定了传说中的青云盟大佬连青铜体质都不是,他就一块废铁,但偏偏这块废铁还让华玄月那块磁石发现,忽哒一声,贴紧了。

    “华玄月看见你,你就跑不了了,”玄朗调侃,“我姐,那是相当中意你啊!”

    白玉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

    “你怎么没反应?喜不喜欢总得有个话吧。”

    白玉避开他的审视。突然,他扣住玄朗的肩膀,压着他快速伏低。而后,迅速隐身于山坳。

    “怎么了?”玄朗被摁的灰头土脸。

    近距离论耳力,玄朗胜。远距离论经验,白玉胜。

    不多会儿,一排中队开进小道,以大卡开路,装备精良。

    “这他妈是哪路的?”玄朗呸掉嘴里的灰,“不会是屠芭蕉搬来的救兵吧?”

    白玉没有吭声,静盯着那路人马,待他们全部通过后,才道,“不是,他们跟我们一个方向。”

    也对,如果是屠芭蕉,这会儿应该把青云盟围的水泄不通……不对,应该是连锅端了。

    “诶?我就不明白了,屠芭蕉为啥不趁着机会把你灭了,非得跑去买什么军火啊?”

    白玉道,“一直以来,他的目标都不是我。”

    “那是谁?”

    “上海滩的众帮之王。”

    呵,一个绊脚石白玉都搞不定,还想众帮之王?玄朗着实不明白屠土匪的脑回路。

    白玉把众兄弟分散,盯紧屠芭蕉的人。

    玄朗悄悄潜回家里,玄月正数落仍旧云里雾里的小蓝,老管家在旁出谋划策却毫无卵用,华老爹挂着眼镜一心只看大报纸。

    玄朗的心突然就踏实了,踏实的一脚踩空,跌下楼梯。

    玄月对突然出现的弟弟一阵捶打,“小混蛋,真是无法无天了你。敢带勃兰特去那种地方,混蛋。”

    玄朗由着她发泄,看向老爹,“爹,今儿生意还好吧?”

    华老爹抖了抖报纸,头也没抬,“嗯,够你挥霍。”

    玄朗笑笑,抬脚就往房间走。他得赶紧换了行头,跟白玉汇合。

    “你去哪儿?”玄月紧跟上去,压低声音,“你小心爹知道了,断了你的零花钱。”

    “哪儿也不去,洗澡睡觉,”玄朗说着就脱衣服,一脱到底,想把她吓走。

    玄月从玄朗光屁股的时候就开始揍他,一直揍到现在,哪儿没见过。她本没有男女之别的意识,但见到白玉的身体时,她心跳耳热脸燥。

    但,玄朗,他是弟弟,没有性别。玄月拿起枕头砸过去,“一会儿下来吃宵夜。”

    看着她走了,玄朗飞快的钻到床底下,找出夜行衣。突然,门被推开,玄朗赶紧俯卧撑,“10、11、12……”

    玄月没发现异样,抱着门,少有扭捏,“那个……明天,你,带我,去青云盟呗?”

    “行,”玄朗一口答应,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玄月一步两跳,喜滋滋的继续给小蓝罐醒酒汤去了。

    玄朗赶紧锁上门,换好衣服,从窗户翻出,脚点青瓦,去见白玉。

    此时,白玉已经查出屠芭蕉和黄麻子的交易地点,但眼看交易时间快到了,此处一点动静都没有。

    阿虎传来消息,黄麻子临时更换了交易地点。

    他们迅速移动,但除了听满屠芭蕉震耳欲聋骂娘的话外,啥都没看到。

    忽的,喽啰跑到海丽面前,不知说了什么,海丽咬牙骂了一声,“王八蛋,敢糊弄你姑奶奶。”

    那天,黄麻子突然把介绍费翻倍后,屠芭蕉就想带人杀进督军府,但被海丽拦下来。

    海丽早有对策,等拿到货后,立刻诛杀黄麻子。到时候,所有钱都是他们的。

    可是,海丽没想到,黄麻子这么狡诈。无法,她只得通知弟兄们转移。

    看着这帮人的动向,阿虎正要通知弟兄们也跟着挪时,但看老大一动不动。

    白玉和玄朗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屠芭蕉又被麻子给耍了。

    白玉暗想,黄麻子很可能只想诈屠芭蕉的钱。

    阿虎看了看沉思不语的两人,也屏声禁气。

    玄朗冷哼了一声,“看来我们盯错了对象。”

    那接下来咋办?阿虎担心的望着俩人。

    玄朗看向白玉,“找黄麻子?”

    白玉点点头,对阿虎道,“你让兄弟们继续盯着,我和华少爷去去就来。”

    两人暗中跟紧海丽和屠芭蕉,见两人直直前往督军府,不由得犯嘀咕,“黄麻子骗人骗的这么明目张胆吗?”

    并不是。

    海丽的眼线一直盯着黄麻子,跟着他左冲右转。但不知怎么回事,黄麻子突然回了老巢。

    屠芭蕉气势汹汹的直逼督军府大堂,但堂中正坐的不是黄胖子,而是黑脸干瘦的男人。那人眼中的寒光,连久经枪子的屠芭蕉都不免打了个寒战。

    “不干你的事,我找黄麻子。”

    干瘦脸冷冷的看了眼跳梁小丑,“一个匪仔竟敢到督军府耀武扬威,活得不耐烦了。”

    他一个手势,突然出现一排兵士,端起长枪对准屠芭蕉。

    干瘦脸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开枪。”

    “等等,”一个尖利的女声。

    海丽刚到督军府时就察觉不对,但她没拦住怒火冲天的屠芭蕉。等她冲进来,为时已晚。

    屠芭蕉毫无招架之力,全身弹孔,当场死亡……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404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