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十四章 炼丹

正文 第十四章 炼丹

    勃兰特,又名小蓝,堂堂九尺男儿,偏偏对捏华玄月的脸蛋子情有独钟。在如此庄严、肃穆、真挚的氛围下,勃兰特拱起八字粗眉,“月,求你。”

    玄月想了想,勃兰特可能是在我族文化里泡久了,想转行捏泥人儿。捏就捏吧,又不少块肉。她把脸脸往前一抻,一副视死如归的大义凛然,“捏!”

    勃兰特瞬间喜笑颜开,摩拳擦掌准备开工。

    彼时,玄朗恍若幽灵般从楼上飘下来,他看也没看客厅里的两人,沉着脸朝门口走去。

    玄月眼尖,拍掉勃兰特的爪子,疾跑到玄朗面前,“你怎么起来了?”

    玄朗忍着黏腻还在渗血的伤口在浴缸里泡了两个小时,而后,他穿了身意大利手工洋装,发型梳的一丝不乱。浓姐曾勾着他的耳垂调侃他,就算哪天落到贫民窟里,他华玄朗也是最干净的那一个。独特,他这点儿特招女人喜欢。

    但刚才,他对镜梳妆时,木梳划过头皮,像一排尖刀刺穿麻子的贱体,划的血兹糊拉。

    “回房间躺着去,”玄月扣住他的手,“伤口不结痂,你哪都不能去。”

    小蓝看着两不想让的姐弟俩,走上前,采取怀柔政策,“饿了吧,想吃啥?”

    玄朗不耐烦的抠掉攥着自己手腕的女人,“放开。”

    玄月火了,“天天跟不三不四的人争风吃醋,这会儿还把自己弄牢里去了。你要干嘛?还嫌麻烦不够多?你……”

    “我说了,放开,”玄朗用力甩开玄月,玄月不防,险些跌倒。她愣了愣,有点不知所措。

    小蓝把玄月拉到一边,转身对玄朗道,“你姐是担心你,你要出去可以。先说,去哪儿?见谁?干什么?”

    玄朗狠狠的瞪着他,满腔怒气似要炸裂,他一脚踢飞了矮凳,嘶声怒吼,“露华浓,老子要去露华浓。”

    “露华浓?”小蓝拉长音调“哦”了一声,嘻嘻一笑,“了然了然,我正想去呢。走,一起一起。”

    靠,男人,果然都是一路货色。玄月颓气的摇摇头,找来管家让他跟过去。

    ……

    勃兰特自幼便被亲娘教导,要尊重女性,因为女性更弱势。可脚尖刚进露华浓,一群如狼似虎的大老娘们儿生扑过来,让他招架不住。活了30年,小蓝头回怀疑老娘的定论。

    那些女人看着毛发旺盛、身高体大的小蓝,一拥而上,轮番灌酒,奸笑媚笑淫笑一起袭来。勃兰特渐渐不支。他求救选朗,但玄朗早不见了踪影。求救管家,管家自身难保。

    浓姐刚吃药睡下,往日幽香沁人心脾的房间,此时充斥着她最讨厌的药味。

    玄朗在她床前蹲下,眼前的人,白皙的脸庞红肿淤青,脖颈更是不堪入目。来之前,他还存有侥幸,但亲眼所见,内心嗖的一紧,紧到窒息。

    浓姐察觉熟悉的味道,她睁开眼睛,温暖的手覆在他的上面,“再见到你真好。”

    玄朗强行扯开一个笑,“我吵到你了吧。”

    她摇摇头,“没有,我没睡。”

    还痛吗?他想问,可问出就是废话。玄朗看着浓姐的笑,突然不安。

    这种笑不是见到心爱男人的愉悦,而是劫后余生的安稳……玄朗掀开浓姐身上的绣被,她的腰腹烫伤、割伤还有大片淤青。震怒之下,他不停颤抖,“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不要,”她惊怕,“不要,玄朗,不要惹他。我们就这么活着,就这么活着,好不好?”

    能活着,真好。

    那种濒死的恐惧转换到想死不能的绝望,一夕天堂,一遭地狱。她不想再有,也不想让她爱慕的男人再涉险。

    “玄朗,你要好好活着,”浓姐握着玄朗的手抚着自己的脸颊,在玄朗的手指轻触她红肿的嘴唇时,眼泪,吧嗒掉落。

    玄朗冲下楼去解决黄麻子,勃兰特衣衫不整、人事不省。管家终于吼退了那帮嘤嘤绿绿,他拖着勃兰特,顾不上一头冲出去的华大少爷。

    玄朗冲到黄麻子的私宅,探到突然翻了几倍的守卫时,发热的头脑才慢慢冷静下来。看来,黄麻子嗅到了什么。他紧抿嘴唇,他决定在黄麻子和屠芭蕉交易的时候,炸死他……炸弹?玄朗想到白玉。

    借,总比现买快。

    话说,白玉悠悠转醒,不是回光返照,是真的转醒。但随即,现实窒息压得他铺天盖地。

    青云盟?土枪长矛和大刀,以土枪比例最小。大兵小兵老弱残,又以老弱残人数居多。

    金银?锐减!因为白玉给这帮土匪定了善人的规矩。

    时间?只有一个月。他找到了残杀妹妹南灵希的仇人,必在灵希忌日前杀他以平血仇。

    可血仇何止一人?另一个,白玉知他是谁,知他家住何方。但,他下不去手!也是,苟活了四年,也该结束了。

    阿虎看着床上的人,喜不自禁,大嘴一咧,扯破了嘴皮子上的血泡子,“老大?饿不饿?渴不渴?”

    两个都好说,可千万别找人。大鼻子在华小姐脸上生啃的一幕还在阿虎脑袋里蹦哒!

    “屠芭蕉有动静没?”

    阿虎摇摇头,这两天屠芭蕉跟突然暴毙了一样,屁都没有。

    这时,阿彪悄声走过来,冲阿虎使了个眼色。白玉察觉,“有话就说。”

    阿彪忐忑,只说了一半,“刚才一个乞丐送信,说屠芭蕉要跟麻督军买枪买炮。”

    阿虎脸色煞白,青云盟可扛不住狂轰滥炸,“哥,咱得想法子不能让他得逞啊。”

    白玉没有说话,他看向书桌上的大黑木匣子,箱底有母亲送他的佩玉,价值连城…

    阿彪想着老大兴许是累了,他把阿虎拽出来了,压低声音把憋着的另一半说了出来,“华玄朗被麻子抓了。”

    谁?阿虎没反应过来,谁被抓了?

    “华小姐的弟弟呀!”

    阿虎有点急又不知该不该急,他拍拍阿彪的肩膀,“就…当不知道吧。”

    但两人突见诈尸般出现的风流倜傥华玄朗时,对视又对,这是抓了还是没抓?

    玄朗走到白玉床前,开门见山,“你有炸弹吗?”

    白玉想了想,“还有四颗。”

    四颗就四颗吧,总比没有强。他拿出一叠票子,“验货。”

    他给的钱能买四十颗,但白玉没接,“你要干嘛?”

    “……炼丹。”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4047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