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正文 第十三章 贪欲

正文 第十三章 贪欲

    室内,撕碎的衣衫、翻砸的桌椅,惨乱不堪入目。浓姐全身淤青渗血,赤裸肥胖的男人极度兴奋压在她身上,震的木制床板吱吱作响。

    终于,黄麻子发泄了。他冲浓姐呸了一嘴,捡起地上的衣服,优哉游哉去了牢房。

    玄朗被绑到十字架上,腿被压直到升降阶上。喽啰阴笑着调到最大限度。玄朗咬着牙,青筋暴跳,眼睛胀圆,脸上尽是细密汗珠。

    “爷给华大少爷准备的开胃菜,味道如何?”麻子捏着鼻子走进暗牢,下属已经把各种长度的钢牙手带一字摆开。麻子交代过,他要在华玄朗身上压满钢牙印儿。

    玄朗啐出一口血水,“姓麻的,咱俩的仇,可是结大了!”

    “奶奶的,老子贵姓黄,黄!”麻子捞起铁棍冲玄朗的腰猛击。

    玄朗一声闷哼,良久,甩开贴在眼上汗湿的头发。

    “你最好弄死我,”玄朗阴戾,扯着血嘴大笑,“不然,我一定会弄死你。”

    督军气的暴跳如雷,“本来我还打算给华府开个数就放了你,没想到你小子这么不识相。想死是吧,爷成全你。”

    麻子让喽啰把火盆端来,拿起一块烙的通红的热铁,在玄朗脸前晃,“我这个人啊最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看看,各种钢牙都准备了,就想给你压满钢牙印儿的。一想还是算了,耗劲儿。烙铁多方便,一贴一压完事儿,你说是吧。全身红通通的,也算爷发慈悲,给你留个全尸。”

    玄朗呸了他一嘴,麻子忙用烙铁挡,血水碰着火热,滋滋作响。玄朗眉头紧皱,定眼看着热铁一点点逼近……突然,喽啰跑进来,在麻子耳边低语了几句。

    “屠芭蕉来了?他来干什么?”麻子暗骂了一声,拿着烙铁的手不自主的一捅,正抵玄朗胸口,烧焦的肉味顿时弥漫。玄朗咬紧了牙关,全身绷直,血红的眼睛瞪着麻子,愣是一声没出。

    “你小子有种,等爷回来收拾你。”

    屠芭蕉带了海丽来找黄麻子,要借他的渠道购买短枪武装斧头帮。这本来就是麻子的进项之一,又听闻他们给自己的分成远高于虎寨,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但鉴于之前督军摆了华玄朗一道,海丽不放心,一定要他亲自到场且验完货后,才肯把另一半钱款付给他。

    督军捏着海丽的小手,眉开眼笑,“没问题。”

    送走了他们,黄麻子赶紧跑回大牢。但他刚给玄朗压了两块铁后,喽啰又急呲忙慌的跑来,“长官——”

    “你奶奶的!”接连被搅扰好事,黄麻子忍不住破口大骂。

    喽啰赶紧上前,压低声音,“市长大人来了!”

    黄麻子瞬间气短,顾不上放声大笑恍若癫狂的华玄朗,一溜烟跑到会客厅。进门前,他整了整衣服,换了副面孔,眉眼一眯才进去。

    “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有事儿您招呼一声,小子立马过去,”麻子点头哈腰,小碎步一溜烟跑到那人面前。

    市长来只有一个目的,让黄麻子麻溜儿给新督军腾地儿。

    啥?麻子一时转不过圈。等他回过神时,头儿已经走了,还带走了麻子孝敬他的金条。

    “完了,”麻子想到刚谈成的生意……关键他妈的,他刚烤了华玄朗的肉,一旦无官无职……他吓的一个激灵。

    麻子想到了周爷,当年他的官就是跟周爷买的。如法炮制,保准管用。

    但周老爷折扇一摇,眼一眯,吐了个烟圈,“管不了。”

    “为啥?您可是周爷啊!”

    周老爷顿着摇椅弹到黄麻子跟前,枯黄夹着眼屎的眼眶引得黄麻子一阵恶寒,“对方来头太大,太大咯。”

    “大?”能大过您?

    周爷斜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你呀,也就适合在小旮旯里蹦跶。听爷一句劝,哪来的回哪去,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怎么。“

    钱?周老爷留下了。事儿?不办。

    麻子急的想跳墙。

    那厢,玄月正在教勃兰特说中文,管家跌跌撞撞,扑通一声跌在地上,“少爷,少爷被督军抓起来了。”

    “什么?”玄月大惊,以为是玄朗在风月场的大战中,有钱的一方败给了有枪的一方,“他都敢跟督军争风吃醋了?”

    勃兰特把管家扶起来,给他喝口茶润嗓。

    “好像、好像不是争风吃醋那么简单,”管家抹了把脑门上的汗。

    “老爷呢?”玄月问道。

    “品茶去了,”管家本来也要跟去的,但华老爹让他留在家里,随时准备给玄朗擦屁股。

    果然,老爷子料事如神。

    “没什么大不了的,别跟老爷说,”玄月觉得这就是钱的事。“我出钱把臭小子捞出来。”

    勃兰特摇摇头,他虽是大英使馆的文职员工,但对上海滩当下的形式一清二楚。

    督军背后历来有外部势力的支持,想必这位麻子先生也不会例外。这跟拿白人大鼻子镇压黄人土匪完全不是一个性质,弄不好会引起两国争端。

    玄月不管,把二十多年的压岁钱翻出来就要找督军捞人。勃兰特不放心,劝不住,也跟了去。

    黄麻子回到督军府时,喽啰告诉他,华玄朗被人带走了。

    麻子一口恶气堵在心口,“哪个混蛋王八羔子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大鼻子,蓝眼睛,”喽啰嗫嚅,“是、是大英使馆的人,弟兄们不好拦。”

    麻子瞬间撒气,可看喽啰如此畏怕他,他才意识到,只要新督军没到,他就还是督军,他就是这里的天。想来想去,他决定把钱袋子放到了屠芭蕉身上。他给屠芭蕉打了电话,把介绍费翻了一倍。

    玄朗被姐姐和大鼻子摁在车上,玄朗挣扎咒骂,定要烧了督军府才作罢。玄月的耐心磨没了,给小蓝使了眼色。

    小蓝会意,一记闷掌把他打晕了……

    玄月让管家送大夫离开,她看着勃兰特,神情真挚,“今天,谢谢你了。哦,好像我也没有正式给你道谢。”

    “你要怎么谢我?”勃兰特一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脸颊嘟嘟、粉嫩汪汪的女娃。

    玄月想了想,这家伙要啥有啥,他能缺啥,“你想要什么?”

    勃兰特对着玄月左看右看,看的玄月怀疑自己脸上脏了东西。赶在玄月快不耐烦的档口,勃兰特眨了眨锃蓝的眼睛,“让我捏捏你的脸。”

    ……
  http://www.vipzw.com/90_90761/31404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