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都市小说 > 贵妃又在欺负人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恶意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恶意

    齐枞汶听到这个结论,反而镇定下来,让他惧怕的只是未知,恶疾,刘御医说了,发现的及时,并不是很难治,主要是有传染性。

    “来人啊,将栖梧苑到寝宫这一带都围起来,任何人不得出入,让贤妃统管行宫事宜,朝政事宜,由丞相与内阁公议核定,唐肃拍板,命二皇子监国。”

    “此事一分一毫都不可传到荣华宫,否则,朕定不轻饶。”

    行宫突然戒严,半响后,说是四皇子和八皇子都犯了恶疾,为了不扩大传染,陛下把自个也戒严了,还命二皇子监国。

    此事一出,朝臣中又心思涌动,这是陛下立储的一个明示,还是试探,虽然陛下说他临终前会把储君的名字写在大匾后,但是谁也控制不了想要拥立之功的泼天富贵。

    夏伯侯府里,夏伯侯虽然对二皇子出来表现有点不满,但是想到八皇子已经得了恶疾,他个早产儿,身体底子不好,很有可能一命呜呼,他又高兴起来。

    只要不是陛下的心头宝,其余皇子当太子,可不一定稳当。

    “母子连心,想必贵妃也很快就会直到儿子的噩耗。”夏伯侯笑说,贵妃现在可还怀着身子,得到噩耗,一个撑不住,就是一胎两命,自此,盘踞在他江家头上十几年的大阴影可算是烟消云散。

    贤妃心里跳的厉害,她下严令管宫,任何人不得乱走乱话,违者一律从严处罚。看到二皇子来,却忍不住流下眼泪。

    “母妃,你怎么了?”二皇子说。

    “你父皇突然命你监国,娘心里真的慌得厉害。”贤妃说,“生怕你行将踏错,在母妃眼里,你如今就像走在悬崖边上,不知道哪出来一阵风,就能把你摔下去。”

    “母妃,宽心。”二皇子说,“父皇命我监国,是信任我,我只管把监国的事做好就是,其余的我不会做的。”

    “你舅舅若是叫你去他那,你可千万不要去。”贤妃说,“从前你外祖在时还好,能管住他们,但是现在他们有子有妻,少不得会被人说动,从来利益动人心,他们若不满足做个亲王外家,你不要同他们胡来。”

    “母妃放心。”二皇子说,“我心里有数的。”

    贤妃摸着他的头,“只盼望你父皇和你两个弟弟都能安然无恙的度过此劫。”

    “母妃,父皇不让皇贵妃知晓此事,我怕有心人会故意把这个消息传到宫里去,母妃你如今管着行宫,若是皇贵妃知道此事了,我怕会牵累到你。”二皇子说。

    “此事母妃已经想到了。”贤妃说,“行宫里反正一只蚊子也飞不出去,至于宫里,母妃已经派人去宫门那守着,这些日子,不管是谁进宫去,都记下来,之后你父皇要算帐,就让他去算去。”

    “我也不能派人围着荣华宫,皇贵妃聪明,一点风吹草动就能猜到是哪出事了。”

    齐枞汶反正要照料八皇子,就让人把四皇子也迁过来,省得御医两处跑。恶疾主要是反复高热,烧的人身子弱了,稍有不慎,就挺不过来。

    还有年纪太小的话,容易烧坏脑子,烧糊涂。这点刘御医隐晦的跟陛下提起过,毕竟八皇子还小,又是早产儿,这样反复高热,会不会有后遗症,谁也说不好。

    齐枞汶却只让他去治,只要活着,什么都好说。

    齐枞汶自个儿也是从早到晚三碗药,和孩子们一样的喝药,他也不让别人照顾,既然会传染,少传染一个是一个,喂药,擦身,陪他们在有意识的时候说话。

    四皇子在齐枞汶给他擦身的时候还哭了,“父皇你没有不喜欢我对不对?”

    “父皇怎么会不喜欢你,你是父皇的儿子呀。”齐枞汶说,因为四皇子的外高祖是赵宏安,他确实对四皇子不太亲近,但这不是他对四皇子有什么意见,他只是不想给赵宏安错误的提示。

    他是惯会玩弄权势人心的人,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他手中的剑,刺向他,也刺向他另外的儿子。

    但是看着四皇子这样仰慕他的神情,又觉得于心不忍,所有儿子中,四皇子是他关心最少的一个,“好好养病,等病好了,父皇带你去骑马。”

    “真的可以吗?”四皇子哭的鼻头都红了,“父皇也会抓着我的手写字,会和我拉弓玩蹴鞠吗?”

    “会,等你病好了,父皇什么都陪你做。”

    小八则不会说太多话,只是烧的难受一直在喊娘,母妃。齐枞汶心疼的不得了,贴肉的抱着他,想用自己的体温去平衡他身上的热,“我们小八要坚强,要努力,我们要一起回去见母妃对不对。”

    他一丝一毫都不愿意去想小八会有意外。

    他把小八带出来,却没能带他回去,实在不知道如何去见云儿。

    广平侯府来了一个稀客,告老后深居简出的原首相,赵宏安。

    “赵相看着身体健朗,本侯实在安慰。”广平侯说,“赵相突然不见客后,本侯还担心了一会。”

    “陛下防着我,侯爷不来登门,老夫能理解。”赵宏安喝茶说,“当初陛下登基,都以为陛下是撞大运了,天上落下个皇位,如今看来,陛下却是天生的帝王才。”对此他也生觉看走了眼,蛰伏在家的时候,每一刻都在后悔,单纯若推善王,良王上位,他如今还好好的当着首相。

    “相爷跟我说这个不太合适吧。”广平侯说。

    “侯爷是国舅。”赵宏安说,“只是这舅爷风光不到第二代。”

    “皇后的处境,老夫就是深居在家,也略有耳闻。”

    “看来相爷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广平侯说。

    “侯爷当真以为,被拘在宫中和皇后娘娘一起禁闭的七皇子,能解江家未来之困?”赵宏安问,“一个明摆着只是给皇留一个念想的小皇子。”

    “七皇子不能,还有谁能?”广平侯问,“二皇子都监国了,林家派人来说,便是国舅,也分大小国舅。”

    “国舅分大小不假,国舅还分真假呢。”赵宏安说,“如今他想要你的支持,自然什么好话都能说,等到日后,他那真国舅难道真能居于你这个假国舅之下。”

    广平侯不语。

    “事实上,只要皇贵妃还在,谁想当亲国舅都得靠边。”赵宏安说,“如今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大可一劳永逸。”

    “就怕天子易怒,浮尸千里。”广平侯说,他已经愈发能感受到陛下的威严,再不会如当初陛下刚登机那会,还能耍大舅子威风。

    “这后宫争风吃醋的事,陛下如何迁怒?”赵宏安说。

    广平侯没有及时回答,他也不摧,只是喝茶后又悠悠叹气,“唐肃远比我想象中能干,我在朝中几十年培养的那点根基,被他毁的差不多。”

    “只怕再过一段时间,我是有心无力了。”

    广平侯看着他,“四皇子如今也在陛下寝宫里养病呢!”

    “等八皇子死了,四皇子就是唯一在陛下跟前养过的皇子。”赵宏安说,“而且四皇子生母早逝,他外祖只是一个读书匠,合家都没有什么能和侯爷做对的人。”

    “至于老夫,老夫还能活多长时间,腆活到现在,不过是不甘心罢了。”赵宏安说,“老夫也想丧礼上好看些。”

    又等片刻,广平侯说,“只要你想办法把消息传给皇贵妃,毕竟陛下下了严令,谁也不能让皇贵妃知晓,这事不能让我插手。”

    “行山那么多人,瞒不住的,等到全京城都知道了,你猜皇贵妃会不会知道?”


  http://www.vipzw.com/77_77130/34464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