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澜山历事 > 正文 第十九章 宫宴路上

正文 第十九章 宫宴路上

    第二日,侯府主子们早早起来梳洗。

    外面天光微亮,玉衡已经坐在了梳妆台前。

    “梳个什么样的发髻好呢?”采月在身后嘀咕。

    “不用太复杂,大方简洁一点就好。”

    玉衡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

    “那不如梳飞仙髻好啦,简单大方又活泼可爱,再适合姑娘不过了。”

    “随便。”玉衡咕哝道。

    采月拿起梳子,行云流水,双手飞快动起来。

    立书端来温水给她净面,上妆。

    “姑娘,夫人派人过来问您这边好了没有。”坠儿走进来,问道。

    “马上好。”采月给玉衡系上腰带,取了一件银灰色缠枝暗纹兔毛披风披上,顶着冽冽寒风出了陶茗院。

    梁氏几人刚好走到二门处。

    “时间刚刚好呢。”梁氏视线落在玉衡身上,看了她今日的打扮,简单大方,中规中矩,满意地点点头。

    “二婶。”玉衡福了福身。

    “好,我们快些动身吧。”梁氏边说边走。

    玉清走过来,拉住了玉衡的手。

    玉衡长年习武,身体就像一个小火炉,穿得又保暖,所以手很烫。

    玉清冰冷的手一触上,连忙放下,“哎呀,我的手太冰了。”

    “怕什么,我给你捂一捂。”玉衡笑嘻嘻的拉过大姐的手。

    老夫人年纪大了,对于她来说皇宫已经物是人非,也不愿意去凑那个热闹。

    娇姐儿年纪小,也没有去。

    梁氏带了玉衡,玉清,和玉纤三个姑娘。

    “你二叔带着几个哥儿先走了,衡姐儿和我坐一辆马车吧。”

    梁氏拢了拢鬓角的发,笑意吟吟,气色红润有光泽,心情显然不错。

    “好。”玉衡也不客气,二婶没有嫡女同去,自然是她和二婶同坐一辆车。

    玉纤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自顾自的朝着后面的马车走去。

    玉清尴尬的笑笑,朝梁氏福身,“母亲,女儿和二妹先上马车了。”

    这个玉纤也太不像话了。

    梁氏面色不善,要不是婆婆发话,她是真不想带这个庶女出来。

    总是不顾场合地耍小性子,气量狭小又善妒,也没什么脑子,带出去惹祸了自己都不知道。

    “去吧。”梁氏挥挥手。

    “哎。”玉清起身,踱着小碎步向停在后面的马车走去。

    “二婶,我们也上车吧。”

    玉衡挽住梁氏的袖子,笑道。

    “走吧。”梁氏转身。

    梁氏的马车很宽大,里面垫了厚厚的毯子,茶水点心一应俱全。

    玉衡舒适地靠在一边,捻起一块桂花糕吃起来。

    今天起得早,才喝了小半碗香菇鸡丝粥,这会儿饿的不行。

    “衡姐儿,这宫中不比外面,一定要谨言慎行,少说多看。”

    梁氏不放心叮嘱道。

    尤其是玉衡刚把袁贵妃的侄儿打了一顿,那位表面看着大方,实则特别记仇。

    袁二爷的幼子在玉衡手上吃了亏,来侯府理论也没有得逞,最后还被袁大爷给拎了回去,最后不了了之。

    袁贵妃与袁二爷一母同胞,居然会静悄悄的毫无动静,梁氏很是诧异。

    “好,我听二婶的。”玉衡做乖巧状,抿唇笑道。

    “二婶跟你说正经的,宫中多得是杀人不眨眼的法子,可不要大意了。”梁氏见她不当回事,肃着脸,告诫道。

    “知道了,我会记在心上的,二婶不用担心,我身边还有七筒和采月呢。”

    “你记在心上就好。”

    梁氏给她理了一下额头上散下来的发,感慨道,“上次光明寺没有去成,只能过了年再带你们去了。”

    “爹爹和娘亲不会怪罪的。”玉衡微微笑了。

    谁也不会料到中途会遇上这等事。

    年关事情比较多,梁氏管着偌大的一个侯府,后来一直抽不开空。

    “是啊,大哥大嫂这么好的人。”梁氏微笑道,能嫁进侯府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了。

    婆婆虽贵为公主,但为人和善,不爱管事,也不会想着拿捏儿媳妇,给儿媳妇立规矩。

    大嫂人长得漂亮又温柔,虽然出生商户人家,但是自小养在公主府,也是个才貌双全知书达理的闺秀,待人处事玲珑剔透,与人相处时很容易生出好感。

    嫁进侯府之时,想过种种自己被婆母长嫂打压的各种情形,万万没想到婆母长嫂和善不说,长嫂居然手把手教她管家,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惟一不太如意的是丈夫妾室有点多,太操心了。

    “过完年天暖一些祖母能与我们一起去吗?”玉衡想了想,问道。

    “到时候问问你祖母吧,你二叔这次回来,应该不会再离开京城,如果你祖母去,刚好让你二叔护送。”

    上了年纪后,老夫人就不爱出门。大哥大嫂先后去世,老夫人更加不爱出门了。

    天气暖和些,出来走走散散心也好。

    “开春了你和玉纤一起去京华女子学堂吧,多认识认识同龄闺秀,交几个能玩到一处的朋友,踏青赏春,吟诗作对,才是小姑娘应该有的样子。”

    “我不想去。”

    玉衡直接拒接。

    她不喜欢吟诗作对,也不喜欢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参加宴会,也是因为二婶和祖母的要求,宴会聚一聚就行了,学堂可是要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里面的,她可不想去。

    “你要是一直待在家里,我可要开始给你相看亲事了。”

    梁氏直接抛出杀手锏。

    玉衡笑了,“大姐二姐都还没着落呢,我一个做妹妹的,怎么好赶在她们前面。”

    梁氏忍俊不禁,抬手轻轻戳了戳她的额头,“就你调皮!”

    玉衡也不躲避,哈哈笑了起来。

    “你大姐也要重新相看了。”

    这种话题,对于家里几个姑娘,梁氏从来都不遮遮掩掩。

    “得慎重些,挑个厚道的人家。”

    退了亲的姑娘,婚事都不太好处理。

    “大姐过了年就十七了。”玉衡接着道。

    要是不退亲,年岁刚刚好,这一退亲,再相看年纪就显得大了。

    “是啊,不好找。”

    年岁差不多的,都定亲了,那些没定亲的,不是怪瓜裂枣,就是纨绔不成器的玩意儿,清姐儿才情样貌都不俗,那些人怎么配得上。

    “二婶,不一定要找耕读世家呀。”

    之前梁氏找的都是书香门第。

    玉衡提醒道,很多行伍世家,亲事普遍比书香名门晚很多。

    梁氏明白玉衡的意思,摇摇头,“那不行,你大姐性子太柔了,武将出生不适合。”

    “不急不急,慢慢寻摸。”

    “夫人,快到了。”帘外的田妈妈低声提醒道。

    瞬息之间,马车停了下来。

    玉衡和梁氏下车。

    外面天光更亮了些,玉衡微微眯了眼,抬头看向巍巍宫楼。

    映入眼帘的是庄严的红墙,在灰蒙蒙的天空下,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气势恢宏。

    城墙不远处停靠着一排排马车,还有一群被搀扶着下车,身着华服的端庄妇人和俏丽少女们。

    玉衡在其中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之前宴会时打过照面的贵女。

    “薛三姑娘。”

    右边传来一道婉转悠扬,如空谷幽兰一般清冽的女声。

    玉衡侧头,一个明眸皓齿,眉目如画的女子,微微笑着缓缓朝她走来。
  http://www.vipzw.com/100_100852/34518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zw.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w.com